神垕古镇 我的老家

    作者:我是凹凹凸 提交日期:2017-09-19 12:28:47

      
      神垕古镇 我的老家

      (禹州人)邢国铭

      等过完暑假,六岁半的女儿就该上小学一年级了。
      我和女儿商量说:“宝贝,跟爸爸回老家住几天吧?”
      “不想回去。没意思。”
      女儿说这句话时,正脱了鞋盘腿坐上客厅的沙发。她手里举着遥控器,准备打开电视机看动画片。
      我有点纳闷:“那是咱们老家啊,怎么会没意思呢?老家有你姑姑,有你小表姐,还有你伯伯……”
      没等我把话说完,女儿打断我说:“爸,你可搞清楚哦,那是你老家,不是我的老家。”现在的孩子都聪明,有时候她们有时候说话,就像小大人。
      女儿的话让我一楞,问她:“爸爸的老家难道不是你的老家吗?”
      女儿说:“我老家是郑州啊。”
      “为什么?”我好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味地凭着感觉追问。
      女儿扭过小脸,一双水灵可爱的大眼盯着我:“我在郑大一附院出生,我的户口又在郑州,我的老家不是郑州又是哪?”
      我一时无话可说。
      大概2000年的时候,我和老婆带着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儿子,从偏僻的山村——禹州市神垕镇,来到省城郑州讨生活。我蹬过三轮,修过自行车,做过媒体记者,一直到后来的专职写作。
      年轻时雄心勃勃,激情燃烧,渴望通过一番苦拼,或者挣笔钱荣归故里,或者在郑州买房安家。疲于奔命时早已把故乡抛到了九霄云外。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不知不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在郑州一直平平庸庸,经济欠富裕。也许是虚荣心作祟,无颜见江东父老;也许是年轻人对故乡惯常的淡漠,父母健在的那几年,偶尔我还会回老家看望一次两次;后来父母不在了,多年难得回老家一次。慢慢地,故乡与我渐行渐远……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失,年龄的增大,人到中年,落叶归根的情结便开始在我周身的细胞里潜滋暗长。故乡,故乡的亲人,故乡曾经的老师和同学,故乡的街坊邻居和山山水水,开始频繁地在我梦中出现。很多时候,梦醒之后,我会不由自主地泪流满面。我开始强烈地思念起故乡来。
      我的故乡神垕,很早的时候,就是全国有名的四大瓷都之一——钧都,所产钧瓷畅销全国。后来,神垕又被誉为“全国唯一活着的文化古镇”。
      尤其是最近几年,禹州市政府和神垕政府斥巨资,下决心要把神垕古镇打造成全国的5A级旅游景区,所投资拍摄和打造的《千年钧瓷 大美神垕》视频宣传片,更是在央视荧屏和各大网络上高频率出现。所有这些,使得在外漂泊的游子,都深深感到油然而生的自豪,并强烈渴望疲惫已久的心灵早日回归故乡的怀抱。
      这期间,儿子长大了,成材了,二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在郑州的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做到了副总裁,年薪不菲。使得我们家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先后买了房和车,生活质量大幅提升。2011年,我45岁的那年,我和妻子生了第二胎,是个女儿。
      有了经济做后盾,写作之余,我经常一个人,或者和全家人一起,回到老家神垕走一走看一看。故乡天翻地覆的变化,神秘古镇的美景,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钧瓷,再次让我流连忘返,陶醉其中。
      2015年夏,四川成都某报社的两个编辑朋友来河南出差。晚上,我和河南省慈善总会的一个朋友共同为两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接风。虽然我们都忙,但为尽地主之谊,慈善总会的朋友提出,先由他带两位朋友到河南有名的景区——登封少林寺和新乡的八里沟游玩两天。之后再由我安排。我当时脱口而出:“跟我回老家神垕游玩吧。”
      两位外地朋友显然对神垕不是很熟悉:“神垕?好像听说过。”
      我于是滔滔不绝,用我仅有的对家乡的那点知识讲述起来:“神垕虽然地处山村,但它已经有了两千多年的历史,被誉为全国唯一活着的文化古镇。神垕的‘垕’,在中华字典上,被我的故乡独自拥有。”接着,我又讲了神垕古镇四次受到皇封的美丽传说……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说好由我陪同,儿子开车回故乡游玩时,他们却接到单位通知,让赶紧返回四川。
      得知他们的计划改变,为不让朋友留下遗憾,也为了赠送他们一份饱含友谊的独特礼物,我在他们离开前两个小时,我赶紧赶到郑州古玩市场,高价买了四件神垕钧瓷,再赶到火车站,送给他们。我想让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看到我送的礼物,就能想到我们河南的神垕古镇。
      对朋友我义不容辞推荐故乡,对儿子,我更是着意培养他对故乡的自豪感和深深的眷恋。
      儿子打小就在外地生活和闯荡,我怕儿子重蹈覆辙,也和我年轻时候一样对故乡淡漠,与故乡渐行渐远。我经常对儿子说,人要有感恩之心。我告诉他,在他几岁的时候,经常端着饭碗到邻居家吃人家的饭,问他,他说人家的饭好吃。在他一岁小点的时候,他妈妈外出办事当天没回家,那时候农村没有奶粉,儿子饿得哇哇直哭来,我没东西喂他,只好抱着他到村里寻找正在哺乳的妇女,让他吃人家的奶水。
      为回报家乡人的恩情,我经常让儿子开车带我回老家,买了礼物,到有恩于他的邻居家里去看望。每次回去,我都会带着儿子到神垕的老街,神垕的祖师庙,还有白果树等景点去转转。如果儿子要招待朋友或者企业伙伴,或者给人送礼品,我都建议儿子带朋友回老家转转,并买钧瓷做礼物。
      种豆得豆。有心人天不负。
      有一次,我和儿子从老家回郑州的高速路上,开车的儿子突然说:“爸爸,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一家富不算富,全村富才算富。等我挣到更多的钱,有能力了,我就拿出一部分回老家做公益,回报家乡父老。或者选择投资一个什么项目,不为赚钱,只为让老家的街坊邻居有活干有钱挣。”
      我欣慰的笑了。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当我用心良苦培养儿子故乡情怀的时候,今年六岁半的女儿竟然要与我的故乡割舍的一干二净!仔细想想,女儿说她与我不一个老家,其实是对的。我的老家神垕,准确的说,充其量是她的祖籍。
      不过,女儿的一番话,还是让我感到意外和震惊,更让我在情感上无法接受。潜意识里,我一直认为父母的老家就是儿女的老家。这是天经地义毫无疑问的。现在,女儿竟然要从我的手里,与老家神垕脱离故乡意义上的关系,我不同意,更不允许这样的现象发生。
      我当即决定,马上开始培养女儿对爸妈故乡的感情,让故乡的骄傲,从小就深深根植于她的心灵。”
      我在手机微信朋友圈里,翻找到一则《大美神垕》宣传视频,举到女儿眼前让她看。
      我问她:“宝贝,你看这个地方的风景美不美?”
      女儿点点头说:“嗯,美。”
      我说:“你想不想去这个地方玩。”
      女儿说:“想。”
      我说:“这就是爸妈的老家神垕啊。走,宝贝,爸爸带你去住几天。”
      儿子忙,我没让儿子开车送。我带着女儿坐长途客车回到了神垕老家。我先带着女儿到了父母的坟上。父母的坟地在老家村庄西边的田地里。那里已经荒草丛生,人迹罕至。
      我和女儿一高一低站在父母的坟堆前。父母当年辛辛苦苦养活我们姊妹五个的诸多情景,一一在我脑海里闪现。想到父母此时此刻就躺在我面前的冰凉的地下,再也无法回应我的喊叫,我的心猛地一疼,眼泪不由自主地汹涌而出:“爹,娘,儿子来看你们了——”
      我呜呜地哭着,又说:“爹,娘,这是你们的孙女,我让她给你们二老磕头……”
      第二天,我带着女儿到了神垕老街转悠,给她买了许多钧瓷烧制的小玩具。其中有一个是小鸟,可以灌了水吹着玩,声音动听。
      女儿爱不释手,不停地吹,呜呜呜——
      我问女儿:“老家好玩吗?”
      女儿一边吹一边点头。我又问:“以后还想回来吗?”
      女儿直点头:“嗯嗯。”
    神垕古镇 我的老家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我是凹凹凸

      文章来源: 老家河南
      时间:2017-09-19 12:28:47
      阅读次数:69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