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何在!!?(转载)

    作者:ydeyue 提交日期:2011-02-09 15:23:46

      中核集团下属单位741矿(现更名为金宏铀业有限责任公司),位于韶关翁源与江西全南的交界处,1959年建矿,2004年因政策性破产。我们是中核集团的下属单位——核工业741矿退休职工,我们为中国的核事业发展流过血,流过汗,有的已终身残废,有的患上矽肺病等职业病,有的因受核污染而抱病早逝,有的甚至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也正是我们这些铀矿冶人为中国核事业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我们曾为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输送了原料,而我们这些为核事业打拼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四十多年的无名之辈,却到了有冤无处伸,维权万分难的地步——我们应该得到的而未得到,我们应该享受的也被非法剥夺。
      一、维护合法权益、讨还社会公道:
        (一)纠正参保标准。
        核工业741、743、745三矿均属中央军工大(二)型铀矿冶联合企业,职工们长期在有害、放射性、氡子体严重危害身体健康的岗位工作,本应受到党和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关怀与照顾,但广东矿冶局为了达到少交职工社会养老保险的目的,私自篡改干部职工身份档案。把企业性质变成了“林业韶关”, 否定了核工业是中央国防科工委属下的军工企业,矿冶工人一夜之间变成林业工人,这样就等于改变了职工的专业属性,篡改了参保人员档案,违反粤府[1998]23号文件第三十三款规定,这是违法行政决策,造成741、743、745三矿职工按林业韶关最低缴费标准参保,使我们三矿退休职工与其他中央驻穗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相比,现每月不足他们一半。广东矿冶局如今拿出国函[1993]149号文件为依据,认为林业韶关是一种标识,不是社会保险标准类别,这实属抹杀事实的辩解。国函[1993]149号文件第三条明确规定:“船舶工业总公司、核工业总公司的直属企业,可试行作为地市级单位参加所在地区的省属统筹。对于养老保险基数提取基数,提取比例等具体问题,由劳动部与有关地区协商并负责审批。”这就很明确是一种试行函。这整个过程一直处于严格保密状态下进行的,而且长期封锁,直到参保职工于2008年12月15日才知道真相。省社保局在计发已离退休人员养老金时,根本就完全否定广东矿冶局741、743、745三矿职工是核工业矿冶企业的属性,拒绝执行核总发[1992]164号文规定和把已享受多年经国务院和劳动部财务部批准的统筹项目:如事业费、山区三线补贴、行龄补贴工龄计算等全部取消,完全按林业韶关标准计发离退休人员基本养老保险。省社保局和广东矿冶局拒绝给已退休职工的按粤府[1998]23号文第二十条规定和粤社保函[1998]19号文规定计发养老金,另三矿职工养老金少领1—2倍以上。为此我们强烈要求予以更正并按中核铀矿冶大(二)型联合企业驻穗参保!
        (二)破产费用分配不公。
        1.核工业741矿政策性破产,根据广东矿冶局劳务处处长李国青述说;七四一矿的破产费用为6060万元,实际发到各职工名册的为1913万元,那么还有4047万元巨款又是如何使用的呢?我们强烈请求中纪委、高检院、国家审计署、国家反贪局派员对核工业741矿、743矿、745矿的破产费用发放予以审核,将6060万元的破产费用收支情况及子项公布明细。
        2.在741矿破产费用分配过程中,存在着许多违法违纪问题:
        A、一个刚参加工作3—5年的,每人补偿3—5万元;
        B、79年以后参加工作含79年的每人补偿6—7万元;
        C、矿级领导班子原13人身份不变同样补偿数万元,而他们每人的年薪都在10—20万元以上,难道也还存在失业问题吗?
        D、在核事业第一线打拼的受核辐射的下井工人,工作了20年—40年,甚至因工伤残亡的人员所补偿的却为8000元至于1.5万元不等,而这这部钱还包含了之前的所欠工资。
        E、所谓的欠发工资问题,是根据1999年——2004年实有人数,工龄年限,原工资高低测算出来的,但在分配过程中,不分工龄长短,原工资高低之区别,就连2002年后参加工作的也有7000元,而参加工作20—40年的也同样是7000元,而2002年参加工作的有的还在学校读书,七四一矿就欠了他们的工资?这实际就是在造假。
        3.根据(财防[2002]68号)“关于军工企业关闭破产费用测算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破产企业的离退休人员军工行龄津贴,按计入离退休人员工资档案,企业破产前一年12月份实际发放的数额计算六十个月。并列在附表中,我们为什么就拿不到这份补贴,这些钱去了哪里?
        4.根据(国发[2002]7号)及(财防[2002]68号)明文规定:“破产企业职工的异地安置费、住房补贴额,每个职工一律按60平方米经济适用房标准核定”。按照韶关市当年标准为869元每平方米计算,这笔款又跑到哪里去了?
        5.广东矿冶局、743矿、745矿的家属集体工同国营企业职工享受房补补贴,唯独741矿的家属集体工就不享受补贴,这是为什么?
      (三)恢复原退休职工生活补贴。
        广东省民政局财政厅以(粤民优[2008]9号文)对涉核退伍军人每人每月享受140—260元的生活补贴,难道我们从事核事业几十年,却没有享受这个待遇的权利?
        (四)我们要求资源成果共享。
        金宏铀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从核工业741矿分离出去,相关资产无偿划拨,有数千万元的资金从741矿破产中流入,为金宏铀业公司的持续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已探明的地质储量已达数千吨,可持续生产20—30年。在目前产品价格从破产前的32万元每吨提高到了72万元每吨,产品产量也增加了一倍(120吨每年),又因大量使用民工,正式职工较少,生产成本降低,年纯利可达三千余万元,我们强烈要求共享所得。
        (五)强烈要求退还所谓户口转迁费。
        根据(国发[1998]24号及(公通字[1998]65号文),“凡符合《通知》规定在城市落户的人员,不得收取城市增容费或类似增容费的费用”。741矿职工由江西全南或广东翁源迁入韶关是不得收藏取进城费的,结果还是以家属、小孩各1200元每人,职工800元每人收取,这种明目张胆的违法乱纪行为引起了广大职工愤慨和不满,我们全体退休职工强烈要求他们将此费用如数退还,并对相关人员做出严肃查处。
        二、腐败问题:
        我们现就时任广东矿冶局局长刘桂斌(已退休)、741矿矿长李巨河(已退休)、矿党委书记彭妙泉贪财敛财的经济违法事实揭发如下:
        一、 截留七四一矿破产经费4000余万元;
        二、 未收回款项以及单位和个人借款达数千万元;
        三、 破产前为了防止冻结,非法转移银行公款500多万元存入个人账户;
        四、 私设小金库,欺上瞒下作假账;
        五、 非军品收入不入账;
        六、 数千万元的职工住宅 房改房建设发包给三无私人老板,再安插自己亲戚承项目,从中牟利数百万元;
        七、 自1996年至2004年破产,741矿共累计积余“111”产品共76.98吨,按国家收购价32万元每吨核计,共2463.36万元不知去向;
        八、 2002年上半年,广州钟岭山工程是741矿的额外劳务收入,数百万元利润没有进矿财务账户,除了购置一台40多万元的别克轿车,其余款项如何使用,连矿中层干部都不知情;
        九、 741矿破产时,对全矿资产进行了建账核算,被划分为分离、拍卖、污染、移交等几大块,除此之外741矿原总库的五金交电、部分设备、机电材料及化工、配件等账面价值500多万元,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被人卖掉了一部分,这些款项不知所终;
        十、 放弃原则,公私合营从中牟利:核工业原料是国家严密控制的特殊矿产资源,只有中央政府才能予以开发利用。核工业矿冶系统停产后,国内核工业原料需求激增。国外封锁,价格猛增,供需矛盾十分突出,1996年以残矿回收为由,刘桂斌将741矿的采矿权、水冶生产权、土地房屋使用权等在未经矿领导班子集体讨论,私自将上述生产资料转包给个人——吴小祥(刚从监狱释放不久)。并与之签下合约,以每吨“111”产品18.5万元的价格获得生产经营权,741矿在设备、物资、人力、化工原辅材料、水电等各方面均予以大力资助,有的以低廉价格转让甚至无偿使用,从中牟取暴利;
        十一、 私自倒卖土地。现位于741矿大院的“金宏豪庭”土地面积近2000平方米,741矿政策性矿产后移交给现金宏铀业有限责任公司。时任该公司总经理吴海斌,党委书记彭妙泉于2006年将此地倒卖给福建房地产开发商王子涛。现建商品性住房17层80余套,其中只有很少部分住房由金宏公司职工购置,其余部分以228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出售,从中获得数千万元。
        十二、 利用民品开发,挥霍国家巨财。由于产业政策调整,自1994年1月1日起,741矿正式停军转民,为了解决核工业系统十几万职工的生存问题,当时的核工业总公司提出了停军转民、靠镇进城的战略决策,741矿先后斥资5000余万元,建设曲江县坑口锑白厂(200多万元),坑口MSB厂(600多万元),广发石场(200多万元),丰华泡沫塑料厂(100万元),丰华摩托车钢质活塞环厂(300多万元),粤源复合不锈钢管厂(3300多万元),粤源装饰工程公司(300多万元)等民品项目。由于以刘桂斌为首的矿领导班子的管理水平、专业素质太差及决策失误,5000多万元的投资换回一堆破铜烂铁,没有一个民品项目得以生存,损失惨重。但以刘桂斌、李巨河为首的矿领导班子,借粤源复合不锈钢管项目为由,分别于95、96年分三批共十多人飞往北京、香港、日本考察,除了个别是专业人士之外,其余均为刘桂斌的同僚及顶头上司,总计花费数十万元。
        十三、 非法将广东矿冶局在深圳、东莞、珠海、广州等地的民品项目及公司、单位坏账、烂账、呆账、货款、负债、私人借款和单位借款及应收款额等达数亿元统统分摊给701矿、741矿、743矿、745矿予以破产,一笔勾销,使国家财产蒙受重大损失;例如:东莞华尔泰铝塑制品厂本来就是广东矿冶局投资兴办的民品项目,由于历届领导抱着捞一把的心态,使该企业举步为艰,连年亏损累积达数千万元,为了逃避几千万元的贷款,使该厂非法破产,将该厂列为741矿下属二级单位,以红头文件下达,作为时任741矿矿长李巨河不敢不从,又指使东莞华尔泰铝塑制品厂有关人员买通工商、银行、税务及中央银监会驻广州办事处相关人员发放通行证,几千万元的国家资产就在时任矿冶局刘桂斌为首的一伙中一笔勾销,使国家又一次蒙受重大损失。
        我们三矿上访代表就上述问题曾多次和广东矿冶局相关领导进行对话与沟通,也曾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围困现任矿冶局局长一个星期,但广东矿冶局的领导始终采取回避和不回答任何问题的态度,还采取各种野蛮的手段对上访者进行诱骗、打击报复,派遣公安人员串家入户等……2010年7月19日,中核集团办公室主任张林、金原铀业陈英杰处长介入此事,但始终未给予我们一个圆满的答复。综上所述,我们强烈要求中核集团派专人调查真相。
        
        
        
         核工业741矿全体退休职工
         二〇一一年一月十日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ydeyue

      文章来源: G4在线
      时间:2011-02-09 15:23:46
      阅读次数:92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