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玄铁令(原创小小说)

    作者:丹凤晒晒 提交日期:2017-07-10 06:23:50

      
      我最初和李翔非认识,源于他偷偷地卖给我了一枚玄铁令。
      但凡熟悉一点野史的人都知道:唐太宗生前曾发放了三枚玄铁令,给魏征,李靖和长孙无忌这三个大功臣,谁拥有这个宝贝,就可以号令天下,宰杀昏官,行使皇帝的权力。和尚方宝剑的功能相同。多少年过去了,好多人对这个传说半信半疑。
      这枚玄铁令,周边有腐蚀的痕迹,半边薄,半边厚,大小如婴儿拳头一样。虎头,阴文。“开元大宝”几个字依稀可辨。 根据收藏界不成文的规定,一是要古老,二是要稀少,三是要浑全(没有残缺)。而现世的这枚,就符合了前两种说法。
      他把玄铁令拿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慌里慌张的,生怕第二个人知道的样子。他一开口就问我要2000元,我迟疑了一会儿,答应了。我知道它未来的市场行情,只高不下的。之所以犹豫了一会儿,是害怕有假,再一个,就是不给对方抬价的可能。

      我是一个二道贩子。大家喊我“瞭望台。”从这个绰号,你们就知道我是多么的驰名乡野了。
      经过我手里的今古传奇多了去。说真的,我没少挣钱,也没挣到大钱,原因是我只会小打小闹,对方只要接招,我就出手了。
      过了大概半年吧,他又给我拿来了一枚大汉铜钱。我捶了他胸膛一下说:“你家伙,有多少这样的玩意儿,统统拿来。”
      他傻笑着,“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不相信。
      李翔非这个人,你交往的久了,就知道他有一个特殊爱好——赌博。他没钱了,就要倒腾卖家产的。而他之所以有这些玩意,是因为他的祖上有过辉煌一页。2000年吧,他想翻盖新房子,光天化日之下,大家看到的,在那间老房的夹墙内,就出现了一个彩陶罐。里面有好多的铜钱。当时轰动了四里八乡,就有人闻风而动,出高价来买。他没卖。
      大概过了两三年吧,他的手头紧了,不得不做出这个残酷的决定——卖掉祖产宝贝。


      我一直关注着这个家伙的动静。在我那间“楼上居”,有人不时地给我讲说着李翔非的兴衰史。去年吧,他实在是混不下去了,听说门口挂出了卖房的牌子。
      看在多年打交道的份上,我决定草帽村走一趟,去看看他的实际上情况。顺带劝说一下他,要敢于跳出赌博这个万丈深坑。

      李翔非住在草帽村。
      这是一个椭圆形的村庄,房屋高低起伏,如长在地上的蘑菇,在社会主义的雨露下,朝气蓬勃。我走了小路到他家。
      半路上正好遇到他。
      “嗨,老伙计!”
      我愉快地给他打着招呼。他看到我的一刹那,有点吃惊,慌忙把一个啥东西藏在了裤兜里。然后李翔非和我握手,露出多年不见的笑容,把我带到了家里,给我倒水喝。我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来意。
      他一脸苦相。
      “我的全部家底就是这个房子了。以前的风光,都是水泡。”他停顿了一下,“这次,栽大发了。这个屋子,马上就成为后店村李四的了。”
      我心里一阵悲凉,安慰了几下。然后话锋一转,问他以前罐罐里的东西,还有吗?

      李翔非取出一根烟来,开始狠命的抽。烟雾将他整个脸都罩住了。大概是在考虑一个严肃而又活波的问题吧。好久, 他才将腿一拍,下定决心似的,把我引到了他的一块自留地里。
      然后,他用头开始挖。大概一米深,就挖出一个小铁盒子来。
      他小心的去掉油封,我看到里面躺着的三枚大汉铁钱。

      "这次过后,你就不要来了。这是最后三枚。”他板着脸说,仿佛不认识我似的。我知道规矩的,搞这一行的,不希望大家一直互相纠缠的。
      我付了钱,抱着铁盒子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村子。
      在经过铁匠村这个地方时,我准备稍作休息,放松一下神经。听到这里四处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音,我有点回想起童年生活了。好多次,我做着一个梦,他们铁锤飞溅的铁花,像是串串铜钱,当我去捡拾时,却成了一堆铁屑。

      我走进一个铁匠铺子。一个上身赤裸的铁匠,正将 一块铁条,在不停的捶打着。
      我走上前一步,终于辨认出那个模具的图案来——是玄铁令的模样!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丹凤晒晒

      文章来源: 商洛
      时间:2017-07-10 06:23:50
      阅读次数:10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