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我教者乃穿我衣人-------------假和尚漂白记

    作者:13252888276 提交日期:2017-12-02 16:32:33

      2015年我在论坛发了一篇名为“高僧? 骗子? 邪教?--沈阳假僧人敛财致老人死亡”的贴子,贴子中我描述了我父亲被假僧人迫害致死的经过,就在2016年年末,沈阳市大东公安分局对假僧人贾某以涉嫌诈骗正式对其立案调查.今天我来说说在公安机关在对贾某立案调查后发生的让人不可理解,大跌眼镜的事.

      公安机关在对贾某立案前,先去了辽宁省宗教事务局,拿出贾某的戒牒让省宗局鉴定真伪,以便决定是否对其立案.省宗局鉴定的结果是贾某的戒牒为假,原因是1真戒牒上的钢印应该是中国佛协印,而贾某戒牒上是辽宁佛协印.2贾某的戒牒沒有在省宗局备案,辽宁僧人受戒后,应由辽宁佛协报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备案,完成备案后,才会对受戒僧人发给戒牒,大家可以百度下“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当中的第六条写的很明白.而省宗局拿贾某戒牒当中的“法名和戒牒序列号”在辽宁省受戒僧人备案中根本查不到.3贾某戒牒当中写明其2007年在辽宁丹东某寺出家,省宗局求证丹东某寺,得到答复寺內无此人.4中国佛协对受戒僧人年龄有严格的限制,贾某已超出此限制,不可能受戒.

      还有一些是公安机关对贾某个人信息的一些调查也侧面反映了贾某假僧人的身份,如:1贾某说2007年在辽宁丹东某寺出家至今,可贾某在民政局的个人信息显示2007-2014年一直是婚姻状态,其所说的2007年在辽宁丹东某寺出家就是个笑话.2贾某2004-2014年期间出国几十次(还真有钱),哪的寺庙也不能允许僧人无故离寺,还有一些我就不一一列举了.综上所述贾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因此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向公安机关出具了贾某为假僧人的证明才料,随后公安机关正式对贾某立案调查,并给我下达了立案告知书.

      就在公安机关再次传唤贾某時,贾某向公安机关出示了由沈阳市向阳寺住持“释觉海”(此人是辽宁佛协和沈阳佛协双料副会长)为其申办的“佛教教职人员证”.剧情突然反转,假和尚被人成功洗白了!

      随后我和办案民警来到沈阳佛协询问原由,(在2017年年初时,办案民警,大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民警,沈阳佛协,沈阳宗教事务局,沈阳浑南区宗教事务局曾经因贾某诈骗案一事开过碰头会.会上对贾某的僧人身份为假一事各方表示认可),而我更向沈阳佛协提出撤销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因为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有二个重要条件,1戒牒必须为真,这个已被省宗局给否啦.2在戒牒必须为真的前提下,由僧人所在的寺庙为其申办,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释觉海”大会长认为贾某的戒牒是真的话,也应該由贾某的戒牒上所说的辽宁丹东某寺为其申办.而不是由他来为贾某申办.“吃相”也太难看点了吧,明摆着暗箱操作,给贾某漂白假僧人身份.可沈阳佛协回答很让人失望,“找中国佛协也行,辽宁佛协也行,我们管不了这事”.

      办案民警曾向沈阳佛协询问“申办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我们佛协不应该审查下吗?”沈阳佛协的理事长义尖法师说了句大实话“他(释觉海)在我们这兼着副会长,他报上来的人我们怎么查?”看来官僚作风在哪都存在啊..........

      我和办案民警又来到了辽宁佛协,并说明了来意,省佛协的答复是就算是撤销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也得由沈阳佛协或向阳寺往上报,省佛协才有可能撤销,隨后办案民警给我们“释觉海”大会长打去电话说明申办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中的不实之处,并告之弄虚作假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这位拿省宗局出具的证明才料当废纸的佛协副会長回答依旧霸气无比,“...你还有我懂嗎?....有责任我负........

      在省,市两级佛协商量无果后,我来到辽宁省宗教事务局,把发生的事跟省宗局的工作人员说明,省宗局的工作人员表态“释觉海把不是向阳寺僧人的贾某为其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更何况省宗局已对公安机关开具贾某为假僧人的证明才料.但是撤销贾某的“佛教教职人员证”需要一定程序,你去找沈阳宗教事务局,让他们上报,省宗局再批.

      在沈阳宗教事务局,我把来意跟市宗局一处(负责佛,道的部门)处长说明,一处处长态度极其恶劣,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他竟然能说出省宗局对公安机关开具贾某为假僧人的证明才料和市宗局沒关係的话......,就这样反反复复几个月的時间我去市宗局N次也沒得到解决.

      其間我也找到市宗局党委书记和沈阳统战部希望能夠帮助协调此事,但最后也是无疾而终,这使我清醒的认知到,我再跑10年事情也得不到解决........


      就在一个月前,我把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和沈阳宗教事务局告上法庭,要求他们责令省,市两级佛协分别撤销犯罪嫌疑人贾某和为其申办“佛教教职人员证”的省,市两级佛协副会长“释觉海”等两人的宗教教职人员资格,沈阳市的和平和沈河两区法院也分别受理了这2起行政诉讼案件.我也由衷的希望法院能公平,公正的审理.

      看到这,大家也许会有许多疑问,犯罪嫌疑人贾某究竟用什么方法能使省,市两级佛协副会长一个沈阳百年古寺的住持在明知公安机关对其立案调查还弄虚作假,违法洗白假僧人身份.企图逃避法律制裁?而辽宁省宗教事务局和沈阳宗教事务局到底是谁沒有履行自己的行政职责,人为的给公安机关办案制造障碍?我想各位网友多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因为贾某的僧人身份人为的由“黑”变“白”至使公安机关对其的调查工作已经停滯了7个月之久,如果公安机关沒有及時的调查取证,以至不能及時或不能侦破案件,那这个责任又应该谁来承担呢?

      宗教界人士应该积极引导国民和信教群众,爱国爱教,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国家宗教事务总局局长王作安在“国法与教规关系”研讨会上的一段发言就充分指明了这一点,他强调“....正确把握国法与教规关系必须牢固树立法律至上的观念,维护国法的权威,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牢记法律红线不可触碰....,王局长口中的那条“红线”正被某些宗教界人视若无睹,无情践踏.

      新的《宗教事务条例》会在2018年2月1日起施行,可是大家的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沒有,再键全,细致的法律,如果大家都不认真,严格的遵守,而监督管理部门又不认真,严格履行自己的行政职责,再好的法律也只是形同虚设.

      我和办案民警闲聊時,办案民警曾和我开玩笑说,“你父亲的案子够曲折的,你可以写本小说啦”,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小说,而且更愿意自己喜欢的小说有个圆满的结局.如正义得到伸张,坏人会得到严惩,我也不例外,我坚信法律是公正的

      曾庆伟.2017.12.2(13252888276)

      (可以找沈阳市大东公安分局刑警3中队陈沫核实)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2 01:32:40

      @13252888276 2017-12-02 16:40:22
      人命大于天
      -----------------------------

    毁我教者乃穿我衣人-------------假和尚漂白记

    昵称:提交时间:2017-12-11 23:55:17

      @13252888276 2017-12-02 16:40:22
      人命大于天
      -----------------------------

    昵称:地在飞提交时间:2017-12-11 23:12:12

      人命大于天

    昵称:地在飞提交时间:2017-12-11 20:47:07

      2002年11月16日19时许,许清喜驾驶豫f-51066型农用三轮车将我父亲王太坤撞死后,并驾车逃逸,县检察院代理检察员魏晓峰枉法向法院指控,本案是属刑事附带民事案,而且检察院单一指控刑事部分,而且民事部分,只字不提,导致法院枉法裁判,徇私枉法,将重罪轻判,收取的伪证,颠倒黑白,枉法裁判将二罪判一罪,审判长吴翠萍,审判员李凯,王国平,为严重包庇许清喜交通肇事逃逸犯,将重罪轻判,本案审判程序严重违法,吴翠萍等3人等故犯有徇私枉法,枉法裁判之嫌,压放判决书不给,故剥夺我上诉权,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错用法律,严重渎职,并能虚作假,欺上瞒下,暗箱操作,上报假案,2007年5月28日,县委政府及镇政府指使雇佣镇派出所民警兰芳,镇政府工作人员詹林波,叶县法院行政庭副庭长徐秋波,进京违法截访,已解决我的问题为名,强行把我拉到叶县人民法院,5月29日上午,院长王昆阳指使庭长岳中华等2人以采取欺诈,乘人之危,诱导等手段,威逼我做违法询问笔录,当时我不知询问笔录内容,我拒绝签字,到了下午,镇派出所副所长李晋军等2人又以同样的手段,威逼我签字,我拒绝签字,李晋军等2人强行把我拉到叶县公安局拘留所,不给任何法律手续【处罚决定书及拘留证明】等,诬陷我患有精神病,6月1日上午,民警兰芳,王军涛等2人强行把我拉到市精神病医院,做野蛮暴力精神病鉴定。6月4日上午,岳中华等4人强行把我拉到平顶山市精神病医院【2007年6月4日至2007年12月28日】将我监控在平顶山市精神病医院长达七个月之久,县委政府及镇政府指使法院和公安。指使村支部书记王华宇串通我妹妹王雪花及妹夫吴献营合伙诬陷我患有精神病,对我打击报复,报复陷害,2009年10月6日,县委政府及镇政府指使雇佣镇信访办主任乔俊豪,通讯员杨小方,以解决我的问题为名,进京违法截访,把我骗到安阳,乔俊豪强行扣押了我的身份证,9日下午,村支部书记万建民等4人强行把我拉到平顶山市精神病医院,万建民强迫我给他写个5000元欠条,能保证我出来,可是我写了之后,万建民等4人强行把我拉到叶县马庄乡精神病医院长达15日之久,万建民抢了我的手机,县委政府及镇政府指使村支部书记万建民合伙诬陷我患有精神病,对我打击报复,报复陷害。2012年8月26日,市委市政府指使雇佣市信访局工作人员曹丙巨以解决我的问题为名,进京违法截访,26日晚上20点左右曹丙巨等3人连夜强行把我拉到叶县训诫所,27日上午,叶县县委政府指使雇佣保安镇政府工作人员杨小方等3人,镇派出所长朱卫东等2人共计5人以解决我的问题为名,把我强行拉到叶县马庄乡精神病医院10日之久,9月5日,我趁机会逃了出来,市委市政府雇佣县委政府指使镇政府对我打击报复,报复陷害,希望网友和记者看完之后,帮帮我转发,在此我就谢谢您了,求助人;王国印,电话;15516094153,15516055132..15601127344.住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保安镇柳庄村。微信号:15601127344.15516055132


      文章信息
      作者:

      13252888276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7-12-02 16:32:33
      阅读次数:86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