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绝境的娄底百余债权人该由法律“兜底”而不是“漏底”

    作者:法之施 提交日期:2017-12-12 00:37:30

      湖南省娄底市,一桩民间借贷纠纷案,从2014年立案到一审、二审判决、司法执行,至今三年不能结案。涉案债权人百余人,大多数是普通的城乡居民,家家户户急需用钱。一方面,省高院对该案的执行裁定被指存在程序错误和违法、领导干预司法公正,多次触发群访事件;另一方面,涉案债权人中,九个家庭的癌症重症病人正等钱治疗,一人因家庭缺钱影响治疗已经死亡。(12月5日反腐法治研究公众号)
      

      妹妹李玲波大义灭亲,通过两审终审,“一杆清台”让亲哥哥肖亮兵偿还1200万的借款及利息,保住了娄底市百余债权人回收借款的希望。本案李玲波胜诉的证据充分、确凿,法院适用法律精准无瑕疵。肖亮兵挂靠武汉东交路桥公司中得京港澳国家高速公路一处大修工程。招投标的押金及招待费用、工程投入、机械设备购买需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肖亮兵便委托妹妹李玲波向他人借钱。其妹李玲波担保或李玲波出具借条,再转账给肖亮兵。作为委托人的肖亮兵当然应对委托事项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何况,李玲波夫妇为确保将来对债权人有交代,找到肖亮兵,根据自己担保和借出的资金总额,要求肖亮兵签署了《还款协议》。肖承诺以自己中标的大修工程款做担保,当年8月还300万元,12月还460万元,2015年年底还清余下200万元,总计960万元。所以,1200万元的本金和利息,肖亮兵有义务通过妹妹李玲波归还给百余债权人。
      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被划走的1200万元“打水漂”的钱不是窦娥冤,而是罪有应得。据娄底中院(2014)娄中民保字第50号民事裁定:“东交公司耒宜高速公路大修工程第S5合同段项目部系肖亮兵先生以金达公司名义与东交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成立。该项目的资金投入及工程组织施工均由肖亮兵先生负责,自负盈亏,东交公司对整个工程项目实施监督管理,按协议约定收取工程款总额的1.2%作为管理费”。
      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最初支付给肖亮兵的1200万元工程款本应是肖亮兵应得的报酬,但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指出这1200万工程款是在娄底市中院向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在法院判决前协助“冻结”应给付肖亮兵的工程款1200万元的协助执行之后,还胆大妄为地支付,这是一种严重扰乱诉讼秩序的违法行为,法院划拨的1200万是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为此违法行为埋的单。这是对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的惩罚性措施,有法可依,不是法院滥用职权。《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除责令其履行协助义务外,并可以予以罚款:(三)有关单位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扣留被执行人的收入、办理有关财产权证照转移手续、转交有关票证、证照或者其他财产的;(四)其他拒绝协助执行的。”所以,2016年10月14日上午,娄底市中院执行局工作人员依据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赶赴江西省大余县,依法扣划了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在当地某工程名下帐户的1200万元,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纯属罪有应得。
      法院办案岂能奉行“双重标准”? 2017年5月,湖南省高院作出《执行裁定书》,撤销了娄底市中院与该案执行的所有法律文书,依据省高院的裁定,扣划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一年多的1200万执行款将回转。李玲波夫妇问是否可以对此裁定向最高法提出监督异议申请?法院回答得“斩钉截铁”:监督不影响执行!然而,2016年10月14日上午,娄底市中院执行局工作人员依据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赶赴江西省大余县,依法扣划了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在当地某工程名下帐户的1200万元。李玲波夫妇来到娄底市中院时,被告知省高院已经受理监督了,执行款不能支付。李玲波夫妇当即质问“监督不影响执行,你们这是典型的领导干预司法公正。”他们的质问没有人理会,就像他们不存在一样。“双重标准”让法院进可攻,退可守。请问,法院这样做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或者法理是什么?
      罪有应得的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居然恶人先告状,真是可恶到了极点。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的代理律师蔡瑛在微博上写了一篇题为《娄底中院非法扣划民工工资1200万!受害人无路可走,向长沙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的文章,述称:2016年10月,湖南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朱、李姓夫妻与其亲哥哥肖亮兵的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案件,以莫须有的“协助执行”名义将受害单位武汉东交路桥公司账上一笔国家专项资金1200万元扣回了娄底法院。如果肖亮兵与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没有业务关系,但经法院查明,在法院向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后,该公司竟藐视法院权威、践踏法律尊严,于2014年12月9日至2015年5月以委托和直接支付的方式全部给付了肖亮兵。请问,武汉东交路桥工程公司作何解释呢?
      

      法院判决书岂能成为“法律白条”的“代名词”?法院的生效判决就应该执行,身陷绝境的娄底百余债权人该由法律“兜底”而不是“漏底”。
      贫困户是用来脱贫的,不是用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生活不断改善。深入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一大批惠民举措落地实施,人民获得感显著增强。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百分之十点二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到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将全部脱贫“摘帽”。在这关键时期,我们只有脱贫攻坚、精准扶贫一条路可走,贫困户脱贫后返贫都不允许,又怎能容忍非贫困户“光荣”地加入贫困户的队伍呢?事实上,百余名娄底债权人三年来,不少人已经因本案而成为贫困户了。这是本案的最大悲哀!脱贫攻坚,人人有责,法院也不能置身事外。希望法院能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让娄底的百余债权人尽快拿到救命钱!!!
    身陷绝境的娄底百余债权人该由法律“兜底”而不是“漏底”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法之施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7-12-12 00:37:30
      阅读次数:86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