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社会工作者如何维护地方的和谐稳定

    作者:不动鸣 提交日期:2018-02-13 21:37:54

      这件事发生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李埝乡,是本人亲属的真实案例,撰写此文是为了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下面将从以下两个方面来阐述:
      1 舅舅死亡的前前后后
      2 十万块以内一条人命,黑心老板哪来的底气,是法律意识不足还是有恃无恐?
      3 大谈法制社会多年的中国,在东部沿海的江苏省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是百姓法律意识的缺失,还是社会政府一线工作者的失职?
      舅舅在化肥厂上班近两个月,上班之前身体状况一直很好,事故当天2018年2月8日,舅舅晚上19点30分到达工厂上班,现场人员陈述表明舅舅当时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很好,然而事情仅仅在上班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发生了,舅舅发生先是发生呕吐,接着就想离开车间,却倒在了离开车间的路上。监控显示20时12分抬离车间,20时19分警车到达现场并把人送到乡医院,医生经过三次心肺复苏抢救无效于20时55分宣布死亡。至于抢救费用也是在家属到达医院后支付,厂方连基本的人道也没有。
      据勘察死亡现场的警察说,带着警用口罩化肥厂的刺激性气味尚且让人难以忍受,而工厂给现场的工作人员并没有配备足够的安全防护。在现在的中国,一个不签订劳动合同,生产时不给员工提供基本安全防护,至于生产现场更是糟糕。这样一个没有劳动保障,没有安全保障,没有生产管理的企业业主在员工在厂里发生死亡后还能去威胁死者亲属。这种嚣张跋扈,恣意妄为,没有企业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业主,难道对于人命,对于法律没有任何一丝敬畏吗?
      2月9日上午9点在李埝乡派出所安排了一场民事调解,10点多工厂法人程登洲才到。在现场工厂老板一言不发,无奈我方只能问工厂,对舅舅的死亡工厂打算怎么处理。工厂回答:你们打算怎么办?我说:来这里就是要听听工厂的态度。之后工厂老板闭口不谈。我方就依据劳动保障法提出了自己的补偿要求。后来工厂老板就叫上调解员去小房间商量去了。一段时间以后,调解员和警员出来告知我们工厂不接受我们的要求,只承诺十万以内的象征性补助。整个过程我方没有看到厂方的态度,只是感觉到程登洲在秀肌肉。
      后来派出所警员说,下午一点去工厂和工厂直接面对面谈。但是我们家属下午到工厂后,工厂里面的人说,老板不在,上午在派出所说好的来厂里谈,结果老板不在,有人说老板去县里送礼了,让他们电话联系,对方推说,现在在东海县里办事,没时间,在我们的逼问下,又说晚点,又说一个小时,在我们等了一个小时以后,还是没有回来。我们把所有亲属的车子都堵到了工厂门口,接着向工厂的会计要工厂老板的电话,对方一直不给。在我们的再三追问下,这才告诉了他们老板的号码,拨通后竟然关机,会计说可能没电了。这个时候工厂会计,抱着她的账本,开着宝马车,扬长而去。后来继续拨打了几次,拒接和通话中,最后一次接了,又说半小时可以到厂里。3点多的时候派出所到了现场,说我们是这是犯法,并让我们移开车辆,并到派出所去。我们也积极配合的移开了车辆。等我们到派出所的时候,工厂老板也到了,这么秀肌肉你是有多拽。我方作为受害者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甚至还要在配合对方的情况下也没有得到支持。我想知道在出了事故之后,派出所在给出约定时间的情况下,是你程登洲无视派出所的安排,还是无视死者在工作时间死在岗位上的事实?
      在这里企业也好,受害者也好,碰到这种事情没有渠道或者办法解决事情的时候往往会采用极端的方式,企业主威胁受害者,受害者在解决无门的情况下,极有可能迁怒于地方政府甚至上级政府。作为社会管理者平时的工作不做,或者出事情的时候不作为,往往会让一些恶性事件的苗头成长起来。对于这一点,我觉的作为社会一线工作者平时应该加强普法意识,让企业主明白现在是一个法制社会,而不是山头性质的社会。当事情发生的时候,给受害者普及相关法律,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并提供相关法律支持,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社会。
      百姓是社会的基础,遇到事情总要解决,都已经2018年了,社会工作者如果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观念和处理事情方法,这个地方的希望在何方?
    地方社会工作者如何维护地方的和谐稳定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不动鸣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02-13 21:37:54
      阅读次数:15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