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未成年少女莫名被害,兰州城关公安分局为啥说是自杀。

    作者:1韩文云 提交日期:2018-02-14 13:10:23

      一个15岁的花季少女被其邻村大叔诱骗到其在甘肃兰州的食品加工厂打工,几个月后却惨遭强暴灌农药灭口,少女的父亲在食品加工厂老板和当地警方某些人的联手威逼下被迫签订了少女“服毒自杀”赔偿协议。那个卑微的父亲就是我韩文云,当我拿到用女儿屈辱和生命换来的一万多元钱时,我发誓用余生来为女儿讨回公道。18年来,我下过多少跪,流过多少泪,磕过多少头,跑过多少衙门,甚至突发脑梗差点病死在异乡的街头,却始终撼动不了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里那只压案不查的黑手。党的十九大依法治国的宣言和全国正在开展的扫黑除恶行动,让我看到了希望,我恳请社会上有正义感的好人,帮帮我这个余生不多可怜农民,揭开压案不查的重生黑幕,别让我死后无颜去见屈死的女儿。
      我是河南省新蔡县龙口镇时寨村农民韩文云,身份证号412828195901103316,手机号15893112314。1999年11月,我年仅14岁小学刚毕业的女儿韩春丽,被同镇范庄村在甘肃省兰州市开食品加工厂的范百成、范百全兄弟诱骗去兰州打工。当我看到女儿留下的书信时又生气又惭愧,生气的是范氏兄弟太不讲究不通过我们当父母的就哄骗这么小的孩子进厂打工,惭愧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么小就要挣钱养家。谁知道女儿这一去,工资没拿到手一分,就连命也让黑心老板拿走了。
      2000年9月8日,我从范百全的电话中得知,女儿因工作失误被批评喝农药自杀,让我到兰州处理善后。我当时就蒙了,第一个反映就是不相信这是真的,女儿就是一个心粗的人,在学校、村里、家中受再大的委屈不当一回事,别说几句口头批评就喝药自杀。再说食品加工厂不是农药加工厂,哪来的农药随便喝呀?
      9月10日夜我和亲戚6人赶到兰州,9月11日范百全说韩春丽已服毒自杀身亡,要求私下了结。经过多方询问,女儿五人住一房间,当晚9点10分,其他3人到馍房工作,同乡少女韩冬丽和女儿说了几句话也去馍房了,房间只有女儿一人,离女儿住居房间不远范氏兄弟与西站梁刘信、何金良等人在厂内饮酒。9点35分左右韩冬丽来叫我女儿一起去厕所,发现我女儿中毒昏迷,范氏兄弟等人用机动三轮车拉着我女儿说到省第一人民医院抢救,而女儿的尸体却意外地出现在更过的铁路局中心医院。我们看我女儿的住室,我女儿的被子、床已清空不知去向,有清理痕迹嫌疑.在查看我女儿遗体时,发现有化妆痕迹,且发现脖子、下鄂上有明显伤痕,胸前、背后、胳膊上均有伤痕,这更坚定了我们报案为女儿讨公道的决心。范氏兄弟见我要报案,原形毕露威胁说:“在城关没有我们兄弟摆不平的事,这事我已通过城关分局治安科杨科长花19万买通刑警队的头摆平了,上哪告也不赢。如果私了还给你点好处,如果乱告我让你回不了新蔡老家。”
      接下来我的遭遇证明了范氏兄弟确实与警方败类有勾结。我先后数十次到城关分局报案,警方不仅不立案,还多次呵斥、推揉、辱骂我;范氏兄弟在分局门口公然搜身抢走我的报案材料和身份证拿走扣压,我呼救时很多警察看到没人管;我多次申请为女儿遗体作法医鉴定,城关分局不给出具法律手续,还威胁斥骂我再敢胡闹就拘留我:我不得不到兰州市公安局、市政法委、甘肃省公安厅、政法委、省政府上访请求帮助,在上级领导的过问督促下,我女儿身亡42天后,才得以在兰州医学院病理学教研室作病理解剖:2000年11月14日出具的病理剖诊断为这起强奸杀人案提供了铁证:一、急性肺气肿。二、多脏器淤血(双手甲床及大小鱼肌青紫,右耳廓及其颜面部青紫,肾脏、肾上腺、心、肝、脾淤血)。四、处女膜3点处破裂,其周明显充血,5点、6点处粘膜剥脱,充血。主要死因:急性肺所肿。以多方咨询专家,就是死者生前遭到强暴、殴打致昏迷,又强行灌进农药致死。还有事实佐证这一推论:范氏兄弟说我女儿服毒后被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抢救无效后市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没位置了才通过城关分局治安科杨科长转送到兰州市铁路局医院冷藏科。事实上和我女儿在同一工厂打工的几个老乡当晚随后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看望,各处打听根本没见到韩春丽这个人。我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打听韩春丽在此抢救情况,在医院各个科室查询,医院方面没有任何韩春丽的抢救记录,太平间负责人说没位置的说法纯属谎言,近期根本没帮一个少女死者化妆过。这充分说明范氏兄弟根本没想送我女儿到医院抢救,想杀人灭口还会良心发现送医救人吗?结论正本交城关分局后,城关分局一不作法医鉴定,二不立案调查,以我与厂方达成民事协议作民事处分。严重的强奸杀人案也能作民事处分,任凭我十多年来四处求告,兰州市城关分局某些人硬是顶着不办,包庇罪犯,这些人以挣钱为初心,以人情为使命,视法律为儿戏,视人命为草芥,兰州市城关分局的某些民警对群众的哀求软硬兼施,对上级的询问敷衍塞责,兰州市城关分局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公安机关吗?
      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一直拿我与厂方签订了赔偿协议来说事,我们不签一分钱也不可能拿到。范氏兄弟整天威胁我们,警方不给立案,我们带的钱花完了,向厂方追要拖欠我女儿9个的工资也花完了,我又急又气又恨又累,突发脑梗没钱治,我们不妥协恐怕真的回不了家。2018年我到公安部等部门信访,2018年元月10日下午2点多,兰州公安分局一位女同志打来电话要我第二天到分局一趟,我说几千里地现在坐车明天也赶不到,那位女同志说你不用来了你有协议书有收条,你来了也不立案不处理。
      女儿被害至今已18年,18年来我的家人时时处于悲疼之中,女儿被害四处求告无人管。我希望执法者能真正落实总书记的指示,真正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严格依法治国,扫黑除恶。恳请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不能打通电话或者发个函了事,对韩春丽被强奸毒杀案重新调查,将黑恶分子绳之以法,将不作为、乱作为的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相关人员追究应该承担的责任。我迫切希望上级领导敢于担当,为民作主,能让我有生之年得到确切的答复!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2-24 03:50:47

      黑势力保护伞永打不完,太猖狂了

    昵称:提交时间:2018-02-24 02:24:33

      支持你

    昵称:火山哥007提交时间:2018-02-24 00:32:21

      现在正在打黑除恶,继续告吧!

    昵称:火山哥007提交时间:2018-02-23 23:03:52

      你有么逼用?杀了范氏兄弟不敢??

    15岁未成年少女莫名被害,兰州城关公安分局为啥说是自杀。

      文章信息
      作者:

      1韩文云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02-14 13:10:23
      阅读次数:60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