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不除 百姓难安…

    作者:法大于天为民做主 提交日期:2018-03-09 14:30:12

      河南淅川县滔河乡白杨坪村:村霸不除 百姓难安...
      2018-03-08 微看淅川


      “村霸”近年来堪称高频词语。在部分农村地区,村干部宛如“土皇帝”,将村集体视为自己的“领地”。

      近日,接到淅川县滔河乡白杨坪村村民反映:实名举报我村村霸支部书记韩银祥违反八项规定、弄虚作假、贪污受贿、欺骗组织、违法乱纪、套取国家惠民补贴资金、侵占群众利益、打骂村民及举报人等!倚仗家族势力(亲兄弟5人,堂兄弟23人),村委干部共4人,他们就占3人,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势力、村霸,请上级领导及媒体关注!
      一、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大摆宴席!
      1、 村支书韩银祥的儿子于2013年9月份结婚,在淅川县移民宾馆大摆宴席20桌,并且在县城用15辆车围淅川县城兜风两圈!参加婚宴的有滔河乡政府干部6人:张国红、齐兴洲、金玉健、周连伟等,滔河乡一名副乡长主持的婚礼!
      2、 2015年10月份,村支书韩银祥给孙子办满月酒,在滔河乡粮所宾馆大摆宴席16桌!
      3、 村支书韩银祥于2015年5月1号他女儿出嫁,在滔河乡粮所宾馆及朱清海宾馆大摆宴席,共22桌;滔河乡政府干部张国红、齐兴洲、周连伟、肖治国等8人参加了婚宴!
      4、 2016年8月24日,村支书韩银祥的父亲去世,在白杨坪村大摆宴席24桌,念楼村大部分村民都参加了!
      5、 2018年正月初三,村支书韩银祥的母亲去世,在白杨坪村大摆宴席23桌,三天圆坟,又在白杨坪村委会会议室摆酒席4桌!
      二、 虚报、冒领、克扣、套取国家危房改造款
      1、从2009年至2013年,村支书韩银祥采取虚报、冒领、套取的办法,虚报40多户危房改造户,这40多户根本不是我们村的人!韩银祥冒领我村20多户危房改造款,有陈海申、陈建华、韩保军、阮秀英、韩玉军、韩春华等!
      2、村支书韩银祥本人利用职务之便,从2009年起用自己家的老房子申请危房改造5次,并成功套取国家危房改造款5次,分别用他父亲的大名韩忠朝一次,小名韩海娃一次;母亲黄改荣一次;妻子尚月玲一次,韩银祥自己一次,共5次!
      这就是韩银祥的老房,没动一砖一瓦,成功套取5次危房改造的房子
      3、村支书韩银祥的二弟韩群祥的老房倒塌,韩银祥就用别人的老房子拍照上报,并成功套取国家危房改造款!
      4、村支书韩银祥的三弟韩东祥,是韩银祥为掩人耳目,用三弟韩东祥的妻子岳建琴的名字上报的,并成功套取国家危房改造款!因为韩东祥早在10年前就在淅川县灌河路金河桥头买有房子!
      5、村支书韩银祥的四弟韩夫祥一直在郑州做家具及装饰生意,也早就在淅川县城买有房子,也被韩银祥成功上报危房改造,并成功套取危房改造款!(他父亲给这五兄弟留有五间瓦房,一人一间,但都没有危房改造过,动都没动!都是韩银祥用别人的老房子拍照上报的危房改造!)
      6、村支书韩银祥利用职权,为他三叔(三爹)韩吉娃成功套取一次危房改造!韩吉娃早就在淅川县城买有房子!
      7、村支书韩银祥利用职权,为他四叔(四爹)韩华娃成功套取一次危房改造!
      8、村支书韩银祥利用职权,为他小叔(小爹)韩山娃成功套取两次危房改造!韩山娃也早就在淅川县城买有房子(县矿产局后)!
      9、在白杨坪村村支书韩银祥利用职权,独裁独行,一人说了算,他采用一家人户口分和、循环换名、旧房不同角度拍照的方式,用一座旧房改造2次的达10户,如:韩山娃,韩银祥的小叔、韩秀山,韩银祥的大叔(大爹)、黄文亭等!一座老房危房改造5次的有2户,如韩银祥自己家的5次等!韩银祥的舅舅黄合玉,一儿一女,女儿出嫁,一家三口人都被韩银祥定为五保户,并用3人名字及自己家的老房成功套取3次危房改造款,老房一次都没有危房改造过,动都没动!(如图)

      韩银祥给他舅舅黄合玉三次危房改造,没动一砖一瓦,成功套取危房改造款3次
      10、韩银祥在2009年至2013年危房改造时,利用职权,独裁独行,想让谁是危房改造户谁就是,不管房屋如何!但有一点是:所有被韩银祥上报的危房改造户,只要不是他自己家的人,全部被韩银祥克扣危房改造款!如:
      1、韩忠林,一组人,到2017年7月份韩银祥才给韩忠林1000元!这时,韩忠林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村民上访举报、滔河乡政府公开韩忠祥家危房改造款6000元!韩忠林才知道自己家的房子被韩银祥于2010年上报了危房改造!但自己家没动一砖一瓦,韩银祥在韩忠林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是如何领到这6000元的危房改造款的?如果不是村民上访举报、乡政府公开,韩忠林连这1000元也别想!克扣5000元!(如图)
      2、村民张文华危房改造国家补助6000元,韩银祥只给张文华1500元,克扣4500元!(如图)

      3、韩风停,白杨坪村二组,危房改造户,国家补助6000元,韩银祥只给2000元,克扣4000元!(如图)

      4、村民周保成,二组人,2010年危房改造被韩银祥瞒报,在2017年滔河乡危房改造公布后,周保成才知道自己家被上报了危房改造,国家补助了6000元,但韩银祥一分也没给我!贪污6000元!更可气的是韩银祥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同时也把我老婆刘志敏也上报了危房改造,国家也下拨了补助款6000元,韩银祥只给了我老婆2000元,克扣4000元!只我一家他就白捡10000元!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我们两个在同一个户口上呀!他是怎么做到的?是神通广大,还是官官勾结?(如图)


      5、韩金祥,二组人,2015年危房改造,国家补助6000元,韩银祥只给了我3000元,克扣3000元!(如图)

      6、张国民,四组人,2010年危房改造,国家补助6000元,韩银祥只给了我2000元,克扣4000元!(如图)

      7、孙成华,三组人,2011年危房改造,国家补助6000元,韩银祥只给我2000元,克扣4000元!(如图)

      8、韩士军,二组人,2011年危房改造,国家补助6000元,韩银祥只给我3000元,克扣3000元!等等!

      9、滔河乡政府民政所干部张晓,利用白杨坪村7组黄文亭的老房子,成功套取一次危房改造款!有一就有二,乡干部们在全乡套取了多少危房改造款没人知道!
      10、王晓玲,滔河乡白杨坪村人,现任滔河乡危房改造所会计,一家用同一坐老房轮换名字享受危房改造5次,并成功套取5次国家惠民危房改造款5次!所用名字是:张国娃,2009年一次;张建国,2010年一次;张书滔,2010年一次;张佳辉,2011年一次;张佳宝,2012年一次;共5次!
      这些只是冰山一角,不是村民上访举报村支书韩银祥,促使滔
      河乡政府公开危房改造名单,村民们才知道国家危房改造补助标准!根据政府公布名单,村民才知道村支书利用职权捏造、伪造40多人上报危房改造,并全部成功套取了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这40多人根本不是我们白杨坪村的人!!!从2009年至2012年间,危房改造补助都是全部打到村委,由村支书韩银祥领取发放,这给韩银祥提供了便利条件!也是政府监管不严造成的!!!(2013年,滔河乡政府主管危房改造的杨志国,因虚报、造假、骗取、套取国家危房改造专项资金被抓……


      村民黄文亭,90多岁,卧床不起,参加过,老伴、三儿子聋哑人一起生活,乡政府公布2011年危房改造,他家不知情,乡干部张晓利用他家房子也成功套取一次危房改造,共两次,但老房子没动一砖一瓦,2018年2月26日,媒体去他家时,他正在自费修房,他家是贫困户!
      精准扶贫扶与韩银祥有“关系”的户
      2014年全国开展精准扶贫,韩银祥因自身原因,为了弥补村里两户,给他们按上贫困户!
      1、 向群英,也就是村民金小华的妻子,40多岁,育有一男一女,母亲和他一起居住,一家5口人,家庭富裕,老家房子砖瓦房,完好;金小华于2012年左右就在淅川县买了100多平的房子!因金小华的妻子向群英与村支书韩银祥的“关系”不一般,向群英就给村支书韩银祥照顾卧床不起的母亲3年,韩银祥就把精准扶贫异地搬迁的名额给了向群英(金小华),向群英(金小华)就得到了一套5人、125平方的异地搬迁房!令人想不通的是,凡被评为异地搬迁的贫困户,分完房子,老家的老房就要拆迁、复耕、充公;但金小华的老家房子非常完好,不舍得拆,就利用和村支书韩银祥的“关系”,明目张胆的把金小华哥哥金来华的老房子拆除充公,村民无人不知!
      2、 卫改兰,也就是村民刘长锁的妻子,刘长锁长年在湖北十堰做装饰生意,在十堰有房,也不回来。卫改兰就长期居住在村委,给村支书韩银祥做饭,之后韩银祥就在村委旁边的集体土地上给卫改兰建造了房子;为了阉人耳目,韩银祥就把刘长锁的妹妹刘青云按上贫困户(刘青云早就出嫁,但户口没有迁走),扶贫款由卫改兰(刘长锁)领取,也算是变相的照顾卫改兰(刘长锁),刘青云根本不知情!

      3、 韩华娃,50多岁,两个儿子,大儿子没有成家,二儿子在杭州买有房子,韩华娃家庭条件不符合贫困户;但他是村支书韩银祥的叔叔,因此韩华娃被韩银祥评为贫困户!
      4、 韩银祥的舅舅黄合玉,一家三口都是五保户,危房改造三次,还是贫困户,每年享受扶贫资金5000元!
      5、 韩银祥的远房二叔韩胜林,62岁,全家5口人,5间平房完好,儿子、儿媳常年在外打工,两个孙子,不符合贫困户,但因是韩银祥的叔叔(一个家族),韩银祥就把他评上贫困户,每年享受扶贫资金5000元!并获得异地搬迁资格,又在淅川县分得一套125平方的异地搬迁安置房!
      6、 孙伟东,46岁,离异,有一个13岁的男孩,家庭贫寒!孙伟东又找了一个精神失常的老婆,并带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9岁,女孩14岁!父亲去世,母亲70多岁和他一起居住,父母给孙伟东三兄弟留下5间瓦房,孙伟东名下只分得一间,因孙伟东兄弟常年不会来,孙伟东一家6口才有地方住!2017年底,村里才给孙伟东的70多岁老母亲一份低保,但孙伟东家没有评上平困户!
      低保成了韩银祥的摇钱树
      村民韩春华告诉媒体:韩银祥上任以来,村里的低保成了韩银祥的商品,想要低保,就必须从韩银祥手里买!当时我还是村民组组长,他找到我给我说,让我帮他卖低保,但我没答应!
      我知道村里从韩银祥手中买低保的有:都是2013/2014年左右:
      董英娃,女,4组人,500元从韩银祥手中买得低保!
      周文元,2组人,500元从韩银祥手中买得低保!
      韩丰停,500元从韩银祥手中买得低保!
      韩兴华,500元从韩银祥手中买得低保!
      韩国华,500元从韩银祥手中买得低保!
      金小女,500元从韩银祥手中买得低保!等等
      欺下瞒上,贪污、挪用国家补偿款46万元
      1、2011年白杨坪村响应国家号召,发展经济作物种植核桃,一直到2013年共种植核桃树苗面积近1000亩,国家验收合格860亩,每亩补助700元,国家应补助60万元;2014年国家就下拨补助18万,2015年国家下拨18万,共计36万元,剩余24万说是到2018年春下拨;下拨的36万元全部被村支书韩银祥领取;但村民不知道补偿款一事,2017年村民上访举报,县纪委调查公布,村民才知道这36万元补助款被韩银祥领取,并私自挪用这批公款,给他弟弟韩东祥4万,“关系”户卫改兰2万元。
      2、为了更多的套取国家补助款,2015年4月,韩银祥利用职务之便,通过淅川县林业局官村勾结,成功申报种植经济作物油牡丹,在核桃树里套种;当时,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把油牡丹分发给村民,强制种植。因韩银祥没有告知村民套种油牡丹可以得到国家补助,村民对套种产生情绪,敷衍了事;两个月后,也就是2015年6月份,因没人重视、照顾,几百亩的油牡丹全部死完!

      然而,2017年村民上访举报,从淅川县纪委调查公布中,2015年10月份,淅川县林业局到滔河乡白杨坪村验收油牡丹,共验收合格450亩,每亩地国家补助400元,共需补助18万!这时,村民才发现国家已下拨油牡丹补助101000元,已经下拨到了村支书韩银祥手中!还有近8万元没有到账!村民这才知道种植油牡丹国家有补偿!那么问题来了,油牡丹一颗没有成活,淅川县林业局在2015年10月份是如何验收的,真是黑幕重重呀!没有主要领导的参与,这个假没人敢造,弥天大谎、贪污受贿……
      自从县纪委公布之后,淅川县林业局急了,于2017年11月份命令韩银祥马上补栽油牡丹,韩银祥请人疯狂补栽,很快补栽完毕;现在白杨坪村的油牡丹不怕查了,但临时抱佛脚,清楚明了的造假是事实,村民都知道!
      核桃树苗国家补助36万早已到账,油牡丹造假国家补助的10万零1千也已到账,共计46万元,村民一分没见,钱呢?核桃树苗补助及油牡丹补助的余款32万,2018年春季到账,这笔款会流向哪里?
      另外,国家不光每亩补助款项,每年还要通过林业局补助化肥、尿素、农药等都去了哪里?村民知道的有2016年国家下拨尿素38吨,分给村民460袋,余下的300袋,全部被村支书韩银祥用大车拉到临近的湖北省郧县草庙岭等村卖掉……
      套取国家退耕还林补助款
      白杨坪村村支书公布退耕还林国家补偿:2013年140亩,2014年140亩,2015年340亩,共补助7万7千5百元,都是韩银祥领的款。韩银祥自己退耕还林130亩,领取国家补偿款8年,地在什么地方?更让人可笑的是,滔河乡政府干部,还有5人在我白杨坪村有退耕还林土地,他们根本不是我村的人,就是为了套取退耕还林款!2017年村民上访举报后,这几位干部急了,赶快伪造租地协议,有滔河乡政府干部杨爱军、肖治国、齐兴洲,还有一名乡干部不知姓名,他们都是上访举报后伪造的假租地协议!因为,这四名乡干部都是领取多年退耕还林补助的,要是有租地协议,为什么领取这么多年补助了,村民一上告,他们才于2017年11月份拿钱分给村民,以前的呢?另外一个6组万春凤,在白杨坪村有退耕还林面积20亩,她就不是我村的人,也没有租地给她,哪里来的20亩退耕还林,还领取了8年的补助!后来才知道,万春凤是滔河乡政府党政办主任张国红的妻子,原来是这样啊!!!有了利益链条,就有了韩银祥的保护伞…….
      套取国家200多万安全用水工程
      2015年,国家扶贫让我村老百姓吃上放心水,投资200多万元建自来水工程,韩银祥不负责任,官商勾结,建好后一滴水没出!媒体来到白杨坪村委旁的安全饮水站,看到水压表为零,大门紧锁,大锁锈迹斑斑,常年无人打开!国家投资的200多万直接打了水漂!


      村霸不除 百姓难安
      韩银祥2007年当上村主任,2008年入党转为村支部书记至今,2012年成为淅川县人大代表,功勋支书、明星支书!自韩银祥上任以来,极力培养家族势力,把他小叔(小爹)韩山娃、堂弟韩军强纳入村干部及党员,充当他的打手,并把他的家族直系全部发展成党员,为其发展的新党员。韩银祥的儿子、儿媳、闺女、弟韩建超、韩红超均在外工作,都被韩银祥发展为党员!在村里开展工作时,如有老百姓不按他的意见,他弟和他小叔(小爹)立刻上前打骂,被打人有:张学武、徐秀奎、徐清显、韩春华、韩应华、韩胜林、黄春芬、李海清、黄建娃、韩建军、张治涛等。当着全村百姓面前大骂举报人孙卫东、陈建朝、李金敏,扬言要灭举报人韩春华、韩应华全家,要用车撞死韩春华!
      违法乱纪、弄虚作假、贪污受贿、官官相互勾结、套取国家惠农资金、侵占群众利益、以家族势力打骂、欺压群众等等,数不胜数,这样的村支书是村霸吗?国家正在打黑、除霸,望上级领导高度重视,村霸不除,村民难安!
      媒体将持续关注报道!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法大于天为民做主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03-09 14:30:12
      阅读次数:26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