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河南滑县西小庄村村民 罗海良、张田海和徐要德涉嫌聚众哄抢案

    作者:一介布衣01ABC 提交日期:2018-06-13 20:32:58

      
      我们是河南省滑县城关镇西小庄村的47户村民(全村共计53户) ,现联合向您反映河南省滑县城关镇纪委书记、副镇长胡朝亮与河南省滑县城关镇公安局相勾结, 为了达到非法侵占村民土地的目的,滥用强制措施,罗织“聚众哄抢罪”将村主任村代表罗海良、村代表张田海、徐要德等羁押的问题。要求公安机关撤案放人,并且追究办案人员滥用职权的责任。
      事情始末: 2003年,我村原村委会主任柴永安在全体村民都不知情的情况下, 私自将村民所有的250亩土地非法租赁给了其自已的家族企业“安阳市华联畜牧开发责任公司。”十多年来, 没有给村民一分土地租赁金。2016年, 47户村民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要求确认柴永安私下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
      2016年11月l0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确认该租赁合同自始无效。村委会主任柴永安也因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事后, 村民选举了罗海良任村委会主任。在罗海良作为村主任出面要求安阳市华联畜牧开发责任公司 (以下称 “华联公司”)归还村民250亩土地的情形下,该公司不仅不归还,还继续在该土地上撒种播种。副镇长胡朝亮扬言“如果村干部敢鼓动村民分地种地,就让派出所抓村干部。如果村民敢私自耕种土地,就让派出所抓村民。”罗海良作为村主任为了维护村民的集体利益,在多次与华联公司交涉未果,公安机关也不对该公司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立案调查的情况下,村民反应强烈,要求分地。与此同时,村委主任罗海良及村代表张田海、村代表徐要德等于2017年2月2日-2月3日召开村代表会和村民大会,一致通过签字分地并留有会议记录(村民签字按手印记录),村民分得土地后,自种自收庄稼。万万没想到,在任村委主任罗海良、村代表徐要德、村代表张田海三人却被以“聚众哄抢”财物罪于2017年11月-12月立案羁押。随后,镇纪委书记胡朝亮代表文投公司做党员和村民工作,以不合法的手段跟村民“协商”,要求村民与该公司订立新的合同,把地交由该公司管理。
      当地派出所长期以来,做华联公司和柴永安的保护伞。2017年4月l9日,柴永安的儿子柴彬伙同他人,开着农用拖拉机碾压村民的庄稼,并将村民杨兰香、候素芹、张香菊打伤住院。派出所指导员说“副镇长胡朝亮已经找你们谈过,让你们把土地交由华联公司,既然你们不听招呼,就不能立案。”可见,公安机关不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执法, 而是沦为某些贪官和企业的代言人。(目前派出所还在村里乱抓人,村民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全村男同志只能逃离村子躲避派出所的抓捕,导致民心惶惶。)
      我们请求检察机关依法行使监督权:
      l、行使立案监督权,对公安机关非法立案、滥用强制措施羁押罗海良等三人的情形进行监督。
      2、对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和有关领导的滥用职权的行为立案调查。
      3、则成公安机关对安阳市华联畜牧开发责任公司负责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情况进行立案调查。
      举报人及联系电话:
      徐福宽18738200588 张涛15093987521
      张翠英15249631955 罗存社13939996401
      附:举报村民签字

      

      法律意见书
      我们是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是涉嫌聚众哄抢案罗海良、张田海、徐要德的辩护人,我们认为该案犯罪事实性质认定错误,罗海良等人存在无罪的可能。罗海良是西小庄的村主任,张田海和徐要德是该村的村民代表,现在因为他们被抓,村里好多的村务受到影响。
      辩护人认为村民们分地和收割庄稼是合法的。
      首先,侦查机关认为“民事判决认定西小庄村委会与农牧公司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但返还土地问题、华联农牧公司损失问题需另行协商或另案起诉解决”系对判决的曲解,也是导致对行为性质认定错误的主要原因。
      判决原文为:“经向原告张新建等47人释明,原告张新建等47人明确表示返还土地问题不在本案中处理,系当事人自行处理民事权利的行为,于法不悖,予以准许。由于本案涉案合同确认无效后第三人(华联公司)经济损失问题,第三人没有诉讼请求亦未提供相关证据,法院无法予以支持,第三人可另案起诉。”判决:西小庄村委会与第三人华联农牧公司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为无效合同。
      可见民事判决将返还土地的问题和第三人要求经济损失的问题分两段分别作出了判决:第一项,返还土地问题作为当事人自行处理民事权利的行为予以准许,并没有规定必须经过起诉。第二项,对第三人华联公司请求损失的问题判决第三人可另案起诉。侦查机关理解为返还土地的问题也必须另行协商或另案起诉解决是错误的。
      法院判决租赁合同无效后,合同自始无效。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是双方返还。如果第三人继续占用原租赁的土地是不合法的,而村民(村委会)接手原租赁土地是一种合法的行为,协商或起诉并不是必经程序。当然,如果在收回土地的过程中遇到障碍自己无法解决,村委会也可以选择起诉,如果能够自己解决,也是当事人自行行使民事权利的一种方式,只要不违法都是可以的。
      通过案卷中对原案代理律师的调查可知,当时没有提出返还土地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主体不适格”。因为土地权利的处分权主体应该是西小庄村委会,而不是提起诉讼的47户村民。而村委会在那个案件中是被告的角色,不能提起返还之诉。所以,在那个案件中才没有出现返还土地的诉求。
      事实上村委会和村民们在结案后自己解决了分地和收割的问题。
      其次,华联公司在判决之后,提起了排除妨害之诉,又撤诉。
      在2016年11月法院判决合同无效的判决生效之后,2017年3月8日第三人华联农牧公司向法院起诉罗海良、柴国献、徐要德、张田海4人,请求排除妨碍并赔偿损失3万元。在诉讼过程中,法院判决之前,4月11日华联农牧公司自觉理亏在法律上站不住脚,向法院提出申请,申请撤回对罗海良等4人的起诉,法院准许其撤诉。可见当时华联公司是自己放弃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排除妨碍和赔偿的问题。而西小庄村民们就没有必要再提起一个诉讼,既没有程序的必要,也没有事实的必要。
      2017年5月,在小麦成熟后,村民们自发地予以收割,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什么纠纷发生。唯一的“事件”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曾到过收获的现场,具体是做什么视频中也不清楚。但是不管是调解还是劝阻,镇政府的人都不能代表法律,也不能代替法律。村民们已经有生效的、支持他们诉讼请求的法律文书做保障,不能因为镇里工作人员的“调解”或“劝阻”就剥夺了村民们行使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权利。村民们收获小麦的行为没有错,更不能因为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出面而有了错。
      蹊跷的是,在收获小麦6个月之后,直到2017年的11月公安机关又突然动手抓人,将罗海良等村民拘留逮捕,不知这其中有何不明原因。如果当初收割小麦的行为是犯罪行为,为什么不在6个月前就采取强制措施呢?
      第三,判决合同无效的民事判决生效之后,华联公司向安阳市中级法院提出再审申请,法院于2018年3月16日裁定驳回华联农牧公司的再审申请,维持了原来的生效判决。
      辩护人认为本案有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的嫌疑,希望检察机关能够查清事实予以纠正。罗海良、张田海、徐要德几个当事人被抓后,滑县政法委和镇政府司法所的人到看守所里面去给当事人做思想工作,让把土地再转包给另外一家公司来租赁,以解决经济纠纷。这充分暴露了当地党委、政府拟通过公安机关利用刑事手段来为村主任罗海良、村民代表张田海、徐要德施加压力,试图不公正地解决经济纠纷的目的。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本案罗海良等人有可能不构成所涉嫌的罪名,希望检察机关能够明察秋毫,查清本案事实,合理适用法律,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捍卫社会的公平正义。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 律师 赵荔
      张明
      王志华
      2018年5月4日





    关于河南滑县西小庄村村民 罗海良、张田海和徐要德涉嫌聚众哄抢案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一介布衣01ABC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8-06-13 20:32:58
      阅读次数:4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