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

    作者:寻找司法公正 提交日期:2013-05-03 21:05:40

      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
      (2013年5月3日)

      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因为我的离婚房产案是经过无锡崇安法院、无锡中院审委会决定,作出了与证据证明的事实不同的判决。我从2006年败诉后上诉、上访至今,已走完了所有的诉讼程序,已经是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我不知道无锡崇安法院、无锡中院审委会为什么要制造错案,也不知道江苏高院为什么要维持错案。只知道,时任无锡中院院长的褚红军院长,是中院审委会决定的一锤定音人。江苏高院审委会中,只有褚红军付院长最了解这起案情,只有褚红军付院长愿意纠错,我的案子才能得以纠正。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

      (2006)崇民一初字第1107号案是一起离婚房产案,我是该案的原告(女方),网名:寻找司法公正(云里的梦)。在夫妻关系处于恶化期时,被告(男方)没有经过原告(女方)的同意,擅自将夫妻共有房产登记在儿子名下,离婚时谎称是爷爷用拆迁款买给孙子的,因产权在儿子名下,离婚时未涉及,后女方向讼争房所在地崇安法院提起诉讼。(为便于称呼,以下原告称为女方;被告称为男方)

      女方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讼争房产的购房票据共有4张:
      1、 1995年9月16日,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分行开出现金缴款单,金额20万元,缴款单反面写明:(男方)房款。
      2、1995年11月30日,讼争房售房单位向男方补开收据,收据载明:“今收到(男方)房款20万元”。
      3、 1995年9月29日,售房单位转帐记帐凭证,载明(男方)往来款专(转)为房款;预收建房款;借方金额:20万元。
      4、1995年5月31日转帐记帐凭证载明:“摘要:海口锡贸公司购房款;一级科目:预收建房款;明细科目:订金;借方金额:20万元。摘要:吴x购房款;一级科目:预收建房款;明细科目:订金;借方金额:8万元;一级科目:销售;贷方金额:28万。”
      这4张票据中,票据1、2、3中均写明是男方的购房款,票据4中,没有证据证明与男方有关,所以与本案无关。购房票据证明:讼争房是由20万元现金、20万元拆迁款购买的。

      (2006)崇民一初字第1107号案判决书“另查明”中,遗漏了购房款证据“1995年9月16日的现金缴款单”证据,但记载了1995年11月30日的补开收据:“今收到(男方)房款20万元”;将1995年5月31日的转帐记帐凭证摘抄一半,遗漏了“摘要:吴x购房款;一级科目:预收建房款;明细科目:订金;借方金额:8万元;一级科目:销售;贷方金额:28万。”

      崇安法院利用1994年5月3日拆迁单位由两个银行汇出的拆迁款中一笔为40万元的数字与讼争房款的巧合,将与本案无关的1995年5月31日记帐凭证中摘抄20万元的一部分,与20万元拆迁款凑成40万元,和2005年3月8日讼争房售房单位出具的与购房票据内容不同的证明,形成证据链条,作出了与证据证明的事实不同的判决。

      按照2005年3月8日讼争房售房单位证明,伍拾壹万元拆迁款,其中肆拾万元为讼争房房款;购房票据中又有20万现金缴款,对于多出来的20万元,崇安法院也无法自圆其说。上访中,主审法官潘峰庭长要我去请个律师,起诉讼争房售房单位多收了20万元房款,这样我就能分得10万元。该案的判决中漏洞百出,崇安法院居然要利用错案受害者帮他们堵漏洞,手段实在是太恶劣了。

      崇安法院还收取巨额诉讼费,在经济上迫害受害者。

      起诉时,崇安法院认为该案包括确权与分割两个案子,要按两个案子收费,2006年8月28日我预交诉讼费34800元。到2006年12月5日还没开庭,主审法官潘锋庭长又要我多预交17470`元,并叫律师带信要我撤诉。最后实际收取诉讼费30860元,上诉时无锡中院也收取诉讼费30860元。因对诉讼费有争论而至今未结算,现崇安法院共收我52270元。我向上反映崇安法院审理一个案子收取双份诉讼费、离婚财产按一般财产收费,没有结果。直到2012年7月23日到法院检察室谈话时我才知道,讼争房的价值,竟会是按每平米1万元计算的,而且计算过程一直是封存在内卷,对当事人隐瞒了真相。我当时提出:“离婚前男方将讼争房向银行抵押贷款,房产价值是70万(当时我记不清,实际是2004年9月28日向银行抵押贷款时房产价值是760600元。),法院凭什么按1755000元算?”束主任解释说:“法院为了节约评估费用,就由法官评估。银行为了降低风险,会降低房产价值,不能按银行的评估算。”

      讼争房产交预售款是1995年,2001年8月5日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屋总价为386100元(见1107号判决书);2004年9月28日在交通银行无锡分行抵押贷款时房产价值是760600元。从2001年的386100元升值到2004年的760600元,其中包括了1995年到2004年的房产升值和房子装修费用。(2006)崇民一初字第1107号案中,经办法官将讼争房的价值从2004年的760600元涨价到1755000元,二年时间涨幅高达230%,涨价的依据何在?

      (2007)锡民终字第0139号案判决中,虽然记载了1995年9月16日工行的现金缴款单,同时又认可一审判决中采纳的与本案无关的证据“1995年5月31日记帐凭证”中摘抄一半的内容,导致多出20万元购房款。女方一再提出男方在夫妻存续期内还购买别克轿车一辆,以证明不能以工资单作为男方的总收入;同时,从购房至今十多年,无人对男方名下的20万元现金购房款的来源提出质疑,此20万元就是夫妻存续期内共同财产。无锡中院在对证据中多出的20万元购房款没有审理清楚的情况下,维持原判。

      苏民一申字第648号案在没有向当事人“询问”的情况下直接裁定 ,不光是对一、二审中不合理处不审理清楚,还在裁定中改变了证据内容:“另查明,1994年5月3日,无锡市郊区房屋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将属于被申请人父亲XXX的拆迁安置费51万元汇至无锡市崇安区房地产经营公司下属企业海口锡海工贸公司。” 1994年5月3日的转账支票中只写明用途是“房款”,2005年3月10日拆迁单位的证明中写明是“作为拆除原解放东路868号男方父亲该户的拆迁补偿款。”判决书中将“XXX该户的拆迁补偿款”改写成“XXX的拆迁安置费”,虽然只少写了“该户”二字,但却是把解放东路868号中4户住户的拆迁安置费都划在男方父亲个人名下,改变了“按户口分配安置费”的事实,为维持原判制造了“理由”。

      男方共有姐弟六人,男方排行第五,有三个姐姐、大哥和弟弟,其中姐弟三人在外地。文革中,男方全家下乡,房子被不合理作价收购。我们的婚房是凭结婚证由男方单位分配的,落实政策时,按政策规定交出了婚房,和无锡的二姐、大哥分摊了房款(按卖房价原价买回),并给外地姐弟少许补贴。因此,虽然没有分家,老屋中,实际已经含有夫妻存续期共有财产。89年,我患癌症,我妈来照顾我时,男方提出,可能要拆迁,老屋面积多户口少,就把我父母的户口迁进了老屋。拆迁时,老屋共有两个二人户口,两个三人户口,我家户口占一半。面积共有300平米(其中12平米厨房是我家后造的,),51万元拆迁款中4万元是房屋作价和多余面积补贴款(每平米40元),47万元是按户口分配的安置费,我家得20万元是在合理范围内。按照男方说法爷爷给孙子40万元买讼争房,而包括长子长孙在内的其他人共得11万元,而且当年他们的住房也已经交给房管局了,他家又没有其他产业,他们的安置房是拿什么买的?一审判决中居然说讼争房屋“用拆迁补偿款购买存在合理性”!

      2010年11月1日,我到北京最高法院新立案大厅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涉诉信访工作办公室驻京办接待了我,说明:上京走访是由各省驻京办接待,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必须是将再审申请书邮寄到东交民巷27号最高法院本部。并在《省法院已复查案件当事人再诉情况表》中写明接待人意见:“请无锡中院会同南长、崇安法院协调处理该案,望在两个月内能书面汇报省院。”但崇安法院认为该案已经中院、高院审理认可,没有问题。无锡中院回答我:“不过是家庭问题,又不是过不了,你是有子女的,有困难找你儿子去解决。”

      2012年3月11日,我向最高法院寄出《再审申请书》,至今了无音讯。
      2012年5月27日,我向江苏高院立案庭寄出《“判后答疑”申请书》,被高院信访办转到了无锡中院,中院认为向高院的申请与中院无关,就把《“判后答疑”申请书》封存进了卷宗中。我向高院监察室投诉,告知申请“判后答疑”要找经办法官。

      2012年11月5日,我在江苏高院见到了负责(2008)苏民一申字第648号案的葛晓明审判长,为了早日解决此案,我表示可以不要产权,只要法院、男方和儿子签字认可我的居住权。当时葛审判长还说“到时候不要后悔又改变了。”通过谈话,我对高院抱了很大的希望,为了配合法院的工作,我远离网络,但最后得到的答复是:男方不同意给我房子。纠正错案要被告同意吗?我要求开庭“答疑”,葛审判长答:“我没这个权利。”我提出责问:“你没这个权利,为什么不上报审委会?”答:“谁说我没报了?”

      又是“审委会”!在上访过程中,每当我向法官指出判决中的违规处,法官都会说:“不管我的事,这是审委会决定的。”只要按审委会的决定办,法官不用为错案负责。因为不用为错案负责,潘峰庭长在我的喊冤声中,从潘峰法官荣升为了潘峰庭长。

      我不知道崇安法院、无锡中院为什么要制造这起错案,也不知道江苏高院为什么要维持错案 。我只知道,破坏我家庭的小三,是个政府官员,她有权有势,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我只知道,时任无锡中院院长的褚红军院长,是中院审委会决定的一锤定音人。江苏高院审委会中,只有褚红军付院长最了解这起案情,只有褚红军付院长愿意纠错,我的案子才能得以纠正。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
    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

    热门评论:

    昵称:DANDAN5272013提交时间:2018-03-09 15:22:15

      江苏高院拒绝“判后答疑”,如何"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昵称:qq508082188提交时间:2018-03-09 13:45:17

      江苏高院,上访人为什么不能申请再审?

    昵称:DANDAN5272013提交时间:2018-03-09 13:33:59

      泣血请求江苏高院委派褚红军付院长纠正我案。

    昵称:qq508082188提交时间:2018-03-09 13:28:04

      关于天柱县人民政府强制征收土地置
      老百姓生活不顾官官相护
      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2854323672/4202004764712484


      文章信息
      作者:

      寻找司法公正

      文章来源: 百姓声音
      时间:2013-05-03 21:05:40
      阅读次数:3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