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的婚姻,比想象的惊悚1000倍

    作者:楚江南点点红 提交日期:2018-04-18 15:39:30

      
      (字字都是真实的血泪,憋在心里太久,不说出来早晚要疯)


      第一次见面,她家的女性都来了,只是我不知情。
      当时,她舅妈、舅舅的妈、舅妈的妈、她妈、她大姐、她的闺蜜,都潜伏在餐馆内,扮演着服务员、客人……
      见面地点由她钦定,是一家小餐馆。当时以为她特意为我省钱,很感动,后来才窥探出玄机所在。


      原来,不仅餐馆是她舅舅开的,当时餐馆内的10多个人,除了我,都是她那边的人。难怪当时我总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发现有好几个人从东西南北、上中下三路投射过来看似柔和实则暗藏杀机的眼神,一旦我回头,她们个个笑眯眯地,装作若无其事一脸无辜。
      回想当时,身陷黑店之中,四面磨刀霍霍,我就像砧板上的一条小鲫鱼,即将被斩杀,却茫然不知。



      但是不得不说,她给我留下了极好的第一印象。她这个人呢,样子干干净净的;穿着大方整洁,不像当时县城的很多女孩子,穿得像从事某种不良职业的人;很开朗很健谈,天文地理娱乐八卦信手拈来,待人接物为人处世颇有心得,煎炒烹炸溜蒸卤煸熬头头是道,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如此复合型的贤内助真是100年一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当即决定,多见几次面,以免错过了她这个稀世人才。因此就有了后面的几次见面。



      见面几次之后,她父母传旨,召唤我去她家享受御膳。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提着大包小包欣然前往。到她家时,她腰系围裙出来迎接,她说正在厨房做饭——后来还去过几次她家,每次她不是在扫地洗碗洗衣服就是在做饭,让我深深地意识到她是个很勤快的人,还真不仅仅只会耍嘴皮子。

      一段时间过后,两人之间唯一的障碍就是房子了。那时候我刚毕业回县城上班,买房子的钱肯定是没有的,父母也没钱,只有单位暂借给我一套房子,可以免费住2年,以后自己解决。



      我就跟她说,买房子至少要5年以后,吧啦吧啦……她当即大手一挥(表示)“有钱没钱不重要,有房没房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什么都会有的……”
      我听了,被她的贤惠差点感动哭了,毕竟我除了一张学历证书之外一无所有,一只脚踩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或幸福或不幸,七分靠打拼三分靠运气,在这样的状态下,她还愿意用青春赌明天,心甘情愿地追随我,愿意跟我一起努力,我觉得三生有幸,感谢祖上积德,心想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她。总而言之,几个月以后,我们就结婚了。



      然而,结婚只有一个星期,我的思绪就凌乱了:娶回家的这位,莫非不是她本人?因为她在婚前婚后的反差实在太大了。
      第一件事:做饭。
      婚后不久,她第一次在我单位房里下厨,总共炒了两个菜:西红柿炒鸡蛋,韭菜炒鸡蛋。



      我见她两个菜都是鸡蛋,心中疑惑万分,但是,我不仅不敢声张,还不停地称赞“味道好极了”,其实,由于酱油和辣椒放的过多,黑且辣,简直是川菜系的黑暗料理,但我也是拼了,风卷残云,好像那两盘菜简直是人间极品,非吃不可。
      其实我如此虚伪,也是一番苦心。我深深地知道,千万不能打击夫人下厨的积极性,以防她破罐子破摔,在厨艺上不思进取,甚至拒绝下厨。



      尽管我深谋远虑、表演真实自然,无奈天要灭吾,我也难逃当主厨的厄运——她见我像饿狗扑食把她的黑暗料理消灭了一大半,而且不停地表扬她的厨艺,她得意忘形之下,有了七八分醉意,吐露了一个她母上大人嘱咐她不能吐露的秘密:其实她不会做饭,西红柿炒鸡蛋和韭菜炒鸡蛋也是她自创的,每次我去她家见到的满桌子菜,都是她妈事先做好,她只是去厨房热一热而已。



      我听了震惊非常,门牙差点从嘴里崩落出来——没想到她的演技比我还要精湛,但是,我从小熟读故事会知音古龙卧龙生,从幼儿园开始就知道一个男人应该怜香惜玉,于是当即表扬了她的诚实,而且承诺以后亲自下厨,每顿四菜一汤,可提前一天点菜,于是从此以后,厨房就被我承包了,她进厨房只有两个原因:
      1.她饿了,催促进度
      2.她饿了,视察工作~~


      第二件事:待人处事
      婚前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一个以德服人的人,一个脱离了小农意识的人,一个hold得住的人,待人接物都很有分寸很有礼貌。嗯,现在想来,我当时真是小眼昏花,其实,她文静外表下掩藏着一个压寨夫人的暴脾气。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就从众多例子中挑选一个霸气侧漏的:某晚凌晨两三点,对面房子突然传来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声响,那喊杀声震天,犹如千军万马在博望坡中厮杀一般——她被惊醒了,瞬间把我摇醒,让我找上门理论。
      我侧耳一听,原来对面邻居正在XXOO,声势浩大、气势磅礴,木床不堪重负,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绝望呻吟……

      对面邻居我是认识的,是一对小情侣,热恋中,就要结婚了,两人都很热情,每次在楼道遇到我,都主动打招呼。如此一对好人,偶尔激情迸发滋扰乡邻,当真情有可原。于是,我就开导曰:人家一对小情侣,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由他去吧~~

      她听了暴怒,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像玩蹦蹦床似的,简单披挂,一溜烟冲出去了,我猝不及防,怕她搞出人命,于是赶紧跟了出去,等我赶到的时候,她正在猛踹邻居大门,木门上一块木板已然断裂……



      第三件事:邋遢
      婚前,她是上班的。婚后一星期,她突然给我下达了一个口头通知,大意是以后不上班了,要在家相夫教子,云云~~

      我一听,异常高兴,幻想症马上发作,眼前突然闪现一个温馨的画面:夕阳西下,我下班归家,她一脸春风开门迎接我。见到她一脸笑容,我一身疲惫顿时烟消云散。随即,我环视四周,只见窗明几净、地板锃亮,清新自由的风吹拂着窗帘,饭菜的香味充盈了房间,而她,亭亭玉立芳香扑鼻……
      于是,我当即批准了她相夫教子的申请。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敲了几次门无人应答,我取出钥匙开门进去,发现她正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穿着睡衣,头发蓬松,貌似刚起床的样子。我正要开口问她是不是刚起床,她先发制人,说,怎么才回来呀,饿死了,快做饭吧~~


      我得令,一边去厨房开工,一边关心一下领导,问她中午饭怎么解决的?
      她回答说吃的泡面。
      虽然我知道长期吃泡面是不好的,但觉得偶尔吃一吃也无妨,于是没说什么。没想到接连的几个星期,地球停止了转动——时间凝固了,因为每次我回家见到的场景都是一模一样的,听到的话也是一样的:
      她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追剧,见我进门就抱怨,怎么才回来呀,饿死我了,快做饭吧~~



      我内心其实也是奔溃的,但心想,也许她还处于蜜月的兴奋期,还没有回归到俗世生活中,懒散到这个级别并非她本意,于是依然没说什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总结,我发现她所谓的“相夫教子”的流程是这样:十点左右起床,如厕,洗脸,穿着睡衣下楼吃早饭,回来后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追剧,到中午烧开水泡面,然后继续追剧,等我回家做饭。

      我还发现她洗头的频率极低,平均四五天一次,有时候洗澡也不洗头,问她为什么,她说头发长不好打理。
      其实她所谓的打理头发,就是用手抓一抓,然后扎个丸子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丢,发型如此重要,她尚且视之如草芥,那么,像扫地拖地之类的琐事,自然也不入她的法眼,结婚那么久,我只见她扫过一次地,因为当时我的几个亲戚在,可能她想给我挣点面子。

      其实,她也出去过几次,去会见朋友,这时候不得不换下睡衣,穿的比较正式一些,然而,她一旦回家,马上换上了睡衣,刚穿过的外套、内衣、袜子随手一扔,它们最终是飘落到沙发上、地板上,还是饭桌上,完全取决于这些东西的命运。
      有一次,她一脸恼火,冲我抱怨说,我昨天才穿过的那双白袜子,只剩下一只了,肯定是你穿走了吧?
      我一脸懵逼,心想老子好歹也是一爷们,一双大脚怎么钻进你的袜子里去?!但是,我是虚伪无耻的,心里有火,可是硬撑着,终究没说什么,去客厅搜索了一圈,最终在沙发底下找出了那只袜子。
      想一想,她是我亲自娶回来的,就算她懒,就算她邋遢,我闭着眼睛也要适应。更何况,这年头娶个媳妇真不容易,尤其像我这种没钱没貌没本事的,娶来了嫌东嫌西,那是不祥之兆,家庭稳定团结最终必定土崩瓦解。

      因此,我必须谨遵我娘的教诲“一忍再忍”。



      我记得,小平同志曾经曰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看来,“时间是看出一个人本来面目的照妖镜”。

      想当初,当我跟她说我买不起房的时候,她说“有钱没钱不重要,有房没房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什么都会有的”,我差点被她的大度贤惠感动死了,现在结婚没几天,她就开始抱怨我没用。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刚把晚饭摆上桌,恭请她落座之后,只见她一脸不爽,我很吃惊,以为礼数不周怠慢了她,或者菜里的鸡精放多了,于是请示曰:怎么啦,好像很不高兴?
      她砰一下放下碗筷,说,“我最近在想,以你这点工资,这辈子也买不起房,以后老了睡山洞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没想到她会在吃饭的时候说起这个伤心话题,神情还相当严肃,我心中也不爽,但还是抚慰她说:“慢慢来嘛,每年存一点,房子也是早晚的事!”
      她听了,嗖一下站了起来,说“存个P,你看楼下那个水果店老板,人家其貌不扬,小学都没有上完,已经买了两套房,而你,好歹也读了个大学,至今连一片瓦都没有,天天拿那点死工资,顶个P用……”
      我听了,也是火大,说我没用我承认,但最恨被拿来跟别人比,人与人本来就不同,林彪二十几岁就当了将军,诸葛亮26岁当了刘备的总参谋长,比个毛?于是说,你干嘛把我跟别人比呢?
      没想到,她见我“顶嘴”,火更大了,说“自己没用,还怕跟人比……”(吧啦吧啦,数落了几分钟)
      我万箭穿心,差点口吐鲜血倒地阵亡,一时气急,连说了好几个“你……”,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只好摔门出去,在街上溜达了一圈,欣赏了一下夜色下美女们的摇曳身姿,心情渐好,冷静下来思考她的话,发现她说得对,我就是个没用的人,别人说几句不好听的,我活该受着。



      这件事没几天,有个在深圳上班的大学女同学出差刚好来到我这个县城,于是约了个时间吃饭。我下班前就给家里的那位贤妻发了条短信,大意是下班后有个同学聚会,让她自己解决晚饭。
      晚上七点左右,我刚与那位女同学吃着饭,聊着大学时的一些旧事,兴致正浓,她突然打电话过来,我本不想接,但以为她有重要的事情就接了,不料她一开口就问我跟谁聚会?
      我就说“同学”。
      她马上很警觉,问“男的还是女的”?
      我只好实事求是地回答“女的”。
      她一听是女的,立即说“我晚饭还没吃,我也过去一起吃一点吧,顺便见见你同学……”
      我一听,当时就崩溃了,我这偶尔出来见个人,她还要到现场监视,以后要是应酬多一点,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于是说“我们快吃完了,我回家顺路给你打包一份吧!”
      她一听,又说“快吃完了没关系,我打个出租,很快就到……”
      结果,她果真打车过来了。那次的同学聚会,后来在同学中广为传播,有个四川同学给我起了个雅号:耙耳朵(怕老婆的男淫)。
      老子大学四年千辛万苦积累起来的好名声,被她一棍子搅黄了。



      她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很孝顺她父母,对她的家人很好,舍得给她娘家花钱(对我的家人恰前相反)。我工资本来就低,她隔三差五给她父母钱,这本来是应该的,我自然不说什么,可是只要是她娘家那边的人,她都很大方。
      她三叔的儿子结婚(不知是三婚还是四婚),其他亲戚一般送三五百,她偏偏要送三千,我就说没必要送那么多,她不同意,最后还是送了三千;她小姨一家人到我家玩,小姨对我的索尼液晶电视赞不绝口,临走的时候,她就让小姨把电视机搬走,没想到,小姨假装客气了几句,真动手搬走了电视机。

      我当时差点一口鲜血喷出,倒地阵亡。那电视机可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是我结婚时在山里种地的爸妈送给我的。山里偏远贫穷,我爸妈每年省吃俭用才能存几千块钱,当时他们坚持要给我买电视机,我于心不忍反复拒绝,但爸妈最后还是偷偷买了下来,没想到却被她小姨打劫了!



      最奇葩的是她弟弟,简直无法形容,二十五六岁了,也不找个事情做,岳父母总骂他,他受不了那个气,觉得住在家里不自由,就住到我家来了。
      他的到来,使我大开眼界,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家族性奇葩”,因为他在很多方面太像他姐姐了。
      他吃在我家住在我家,自己的衣服穿脏了从来不洗,就穿我的衣服(他姐姐从来不洗衣服,就等我洗);鞋子穿得实在看不下去了,也穿我的;用我的洗脸毛巾洗脸……
      这些我都忍了,但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他在用我的牙刷刷牙!!!我当时差点吐了,那厮经常在外边鬼混,谁知道有没有花柳病?万一传给了我,怎么办?于是,我当即去买了一大把一次性牙刷,每天换新的。

      还有,那小子手很贱。上次在深圳上班的女同学来跟我见面,曾送我一个紫焰精灵(可以给鞋子、鞋柜衣柜洗手间消毒),是她们公司最新研发的深紫外线消毒器,让我帮忙多宣传宣传。我看那东西小巧精致,而且颜色也是中国红,非常喜庆,就打算送给我单位的领导。自从我到这里来上班,那领导对我很照顾,只是碍于单位人多,我一时之间没有找到送礼的时机,因此就一直把那东西放在抽屉里。
      没想到,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看见小舅子手中握着一个红色的棱形东西,一边用水果刀使劲刮,那东西我觉得十分眼熟,不就是我同学送的紫焰精灵吗?
      我赶紧一把夺过来,仔细一看上面那几个很好看的白色英语字ansbabe已经被刮花了,这还怎么送人?我就很生气,质问他这是干什么?
      他很淡定,说,刻上我的大名呀~~
      我无语至极,但是已经被刮花了,又能怎么样呢?只能留着自己用了。



      还有,他的内裤穿完了,也是穿我的,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遇到他这么个奇葩,真担心他传染我花柳病,但我从此以后不穿内裤么?我只能买一次性的穿,让他穿个够!!
      他出去打牌输了两千多,理直气壮地找我拿钱,我当然严词拒绝!没想到他姐姐很爽快地把钱给了他;他白天很少出去,用我的钱买了一大堆薯片、可乐、中华烟(我自己抽烟一般都是10块以内的,他居然天天中华!!),在我房间上网勾搭女网友下毛 片,把老子的房间搞得乌烟瘴气,我还不能说,一旦说了,他姐姐就护着;等我做好了晚饭,他吃完饭就出去了。这大晚上的,出去无非两件事,要么打牌,要么逛窑子,你说还能有什么好事?她姐姐也不管,还给他钱!然后凌晨一两点,咚咚敲门声响起来,小舅子回来了……
      这样持续了一个月,我已经打算报名去精神病院住了,就说了他几句,让他以后找一份事情好好上班,存点钱找个女朋友,不要晚上出去鬼混,他倒没说什么,毕竟他皮糙肉厚,心理素质也是极好的,他姐姐反倒训斥了我一顿,说人家是客,再说他还小……云云。
      Shit!我真是无话可说了,二十五六岁了还小?还好,小舅子住了一个多月,把附近的声色场子和麻将馆玩了个遍,人生对他来说已经无趣了,没有跟我打一声招呼,就回老巢了。
      走了好,我心情大爽,晚上喝了一瓶啤酒庆贺。



      但是没几天,我们就吵架了,因为我犯了一个错误。
      原本我们家的衣服都是我洗的,但为了使我的洗衣服更加规范,她老早就给我立了一个规矩:厚一点的衣服,像外衣外套袜子等等,就直接放到洗衣机洗,她的内衣内裤,必须用温水手洗。
      那天,也怪我大意,把衣服扔进洗衣机的时候,没有仔细掏一下衣服口袋,所以没有发现她上衣口袋里的那条内裤,结果,等我把开动洗衣机,她突然走进厨房视察来了,径直从她衣服口袋里掏出那条内裤,提着内裤说,“这就是你TMA的洗衣服啊?”
      我一愣,发现她这明显是事先把内裤放进口袋里来测试我呀,也是生气得很,就说,“你故意测试我吗?”
      她见我态度不端正,把内裤扔到我脸上,说“我就是测试你!”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一把抓起脸上的内裤扔到地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洗衣粉泡沫,用我能想到的脏话骂了她几句。
      这下我算是捅了马蜂窝,她扑过来又抓又挠,一边动手一边哭,把我一张脸抓得血肉模糊,抓完了脸,不知她是累了还是什么原因,居然摔门而去。
      我等了一个小时,她没有回来,就打她电话,结果关机,我大惊,一身冷汗冒了出来,万一她想不开跳河了怎么办?正在仓皇失措之际,电话响了,是她母上大人打来的。
      她妈一上来,还没等我开口,劈头盖脸一阵臭骂,质问我为什么欺负她女儿?
      我一听,他妈旁边还有个人在隐隐呜呜地哭,仔细一听,果然是她,就知道她回娘家告状去了,并没有跳河,我放心不少,但听着她妈的数落,心里也很不爽,辩解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下麻烦就大了,一个小时以后,她妈带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开进了我家,开始围攻我,差点动手扒我的皮,我好汉敌不过四手,只好认怂,道歉认错写保证……
      事已至此,我又一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就这样过下去吗,一辈子很长,不愿意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样的话,就只能……也许……要说出那两个字。





    热门评论:

    昵称:让你不受伤2018提交时间:2018-04-18 21:29:40

      直接申请出差,一年回家一次。

    小县城的婚姻,比想象的惊悚1000倍

    昵称:17t提交时间:2018-04-18 21:02:46

      哈哈哈哈哈,看得⊙⊙!我好想笑,????????????????????????????????????????????????????????????????????????????????????????

    昵称:wya1013提交时间:2018-04-18 19:05:15

      你这不是中五百万的大奖,小伙子你TMD中的是五千万啊。这么极品的一家人也让你遇到了

    昵称:鲁网一丈青提交时间:2018-04-18 17:44:13

      恭喜楼主,你娶的是爱情,这个是一定了


      文章信息
      作者:

      楚江南点点红

      文章来源: 情感天地
      时间:2018-04-18 15:39:30
      阅读次数:15
      回复次数:3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