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不能治病(顺口溜)

    作者:施正义 提交日期:2013-12-05 07:12:00

      善良网友听分明,中医不能治疾病,若问郎中今何在?自愈疾病助其行。
      人体羅患某种病,防御系统大调整,细胞体液来免疫,因子抗体除病因。

      先说常见感冒病,致病病毒或细菌,多数病程一周许,不用服药也太平,
      倘若此时看中医,几副汤药症状隐,其实并非中药治,就是对症也不灵。

      再说一些慢性病,少数疾病难断根,西医治疗是对症,时轻时重长病程,
      倘若此时看中医,几包虫草症状轻,莫信郎中言治愈,不知哪天病再生。

      后说急症和重病,中医束手两眼瞪,高热剧痛或昏迷,西医抢救保性命。
      六淫七情致病说,八纲八法治疾病,三个指头一块枕,名曰医生害病人。

    热门评论:

    昵称:人生不过大小多少提交时间:2017-11-22 06:02:06

      5.京且说:

      博主在先前的博文《国学研究之“憾”》中,曾列举了诸多“国学大师”对中医毫不客气的斥说言语,以飨读者。可见,并非北洋政府、国民政府反对中医,自晚清以降研究国学的大师们绝大多数否定和反对中医。不得不说这是国学研究一百多年来令人“唏嘘”的“憾事”。绝不是毛老人家那价值判断先于真相辨别“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非此即彼的思维定式那么简单。

      所以开篇便提示:“国学大师”为什么否定中医?因为,大师们深谙中华传统文化的“文、史、哲自然观与社会观”无法替代得了决定人类生、老、病、死的“科学生物观”。“君臣佐使”的治国与治病的“君臣佐使”,完全是两码子事。所谓“天人感应”、“天人合一”、“阴阳失衡”、“五行乘侮”、“运气演绎”;“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医相无二”、“国身治同”、“良相良医”;还有那“望而知之”和“违疾忌医”的故事只不过是转弯抹角的一种比喻、一种臆想、一份期盼、一份籍慰、一番规劝,一番番美好的愿景。其指向不明,难以企及!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段历史已被人们所淡忘,那个时代学人们的思想早已被尘封湮没,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觉醒和智慧都被一些野心家所偷去,为人欲所遮蔽!

      殊不知人家两百多年来单单一項科学的“厕所革命”,就为人类的平均寿命增添了20年。过去一百多年里,随着医学科学技术和卫生环境条件的不断发展、进步与改善,使人类的平均估计年龄又增加了30多年。当今人均寿命最高的国家已经达到83.4岁,香港地区也达到了82.8岁,而且仍在以每年大约3个月的速度在增加,也就是说当你看完这篇博文时,人们的估计年龄又增加了半个多小时。谁不想活到一百岁、一百一十岁、一百二十岁、甚至更长些?生命如此之短暂,不尽完美,也不可避免、不可抗拒。但是,科学家们一直在与自然、与生命进行抗争,对人类不可避免的衰老和病死不断地进行科学探究与揭示,并试图逐步制定出具体的应对措施。所以直到科学出现之后,人类的寿命才有了实质性的延长。谁又敢想象再过两百年之后人类社会将是如何一番情景?这世上还有没有贫困、疾病、战争与不公平?

      可那紫禁城内,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家的皇子皇孙们,在饱读“国学、国医经典”的“御医”们精心调教调养之下,自顺治帝定鼎北京到宣统帝灭亡,除同治、光绪、宣统三帝没有子嗣外,其他七位皇帝总计生有子女146人,其中15岁以前即夭折的竟达74人,占到了龙子龙孙半数以上,平均寿命又能有几何?播下的龙种咋就成了跳蚤呢?帝王家的儿孙尚且如此,何况百姓家的芸芸众生?连自幼体弱多病、一辈子与中医中药相伴的光诸帝在其生命垂危之际回忆起自己一生治病的经历时也幡然悟出了中医中药无效、骗人、害人的道理。他痛彻肺腑地指责御医们无能,病虽“屡易药方仍属加重”,“总系药不对症”和“草率立方”。诉说了自己对“病势迁延,服何药总皆无效”,“且一症未平,一症又起”的无奈。并对中医中药的不见任何疗效提出了质疑,甚至全盘否定。当他感到自己的病情不断恶化时遂质问御医“服药非但无功,而且转增,实系药与病两不相合,所以误事”。他还对中医摸脉诊病的方式提出了大胆的怀疑与批评,并训斥御医“每次看脉,忽忽顷刻之间,岂能将病详细推敲?不过敷衍了事而已。素号名医,何得如此草率”。光绪帝并非仅仅是对庸医误人的指责,而是对整个中医辨证论治的质疑与愤慨。晚清的名医、御医大腕们竟然如是表现,先前医祖、医圣们的“思想”与“理论”和时下的“下工”之“下工”的“医技”就可想而知!
      真不知如今的“国学菜鸟”、“中医粉丝”、“自然国学家”、“中医泰斗”、“国医大师”和“中医专家、教授”及“中医科学家”们看了听了之后有何感受!这些人大多好“发古之幽思”,喜欢“厚古而薄今”,相比于过去“才髙八斗,学富五车”的“国学大师”们,基本上没看过几本像样的古籍善本书,充其量只不过是些滿大街地摊上都有摆卖的“国学”、“国医”普及读本及讲义、教科书罢了,略知一二,见识庸俗,学问粗浅,乃至于连古汉语也一窍不通,便以为自己了不得,想发扬光大了!跟当时具有国学“童子功”的科学家们更是相差甚远,完全无法比拟。

      在新一轮的国学热、国学研究中到底坚持什么?反思什么?正视什么?质疑什么?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到底孰是精华?孰是糟粕?孰是孰非?孰真孰假?孰雅孰俗?孰高孰低?扬孰弃孰?都是国人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难道不应当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向当年研究国学的开山鼻祖们学习学习?不该问一问当年那“兼通四部”、“通晓文史哲”的“一代通儒”们的看法?听一听这既有“旧学根基”又具“新学见识”而“学贯中西”的大师们的意见?

      难道真的就没点底气,没点胸怀,没有一点点自信,依了时下《中国中医药报》、“中医泰斗”及那几个小喽啰的逻辑,以为只有他们自己“真理在握”,人家都是白痴!

    中医不能治病(顺口溜)

    昵称:清心和风2012提交时间:2017-11-22 03:47:42

      回复第59楼,@davy1002011

      请看反中医人士的“科学”认识:

      @恶海捕蟹 时间:2013-05-15 22:04:53
      故常态下原子和分子是组成物质的最小粒子。

      @yanghongmei1231 29508楼 2013-05-15 23:31:59
      我们都感受到了狐仙!

      @来这里看这里一时 30441楼 2013-05-17 11:46:21
      我就是一个扫垃圾的工人。

      @木口林是马扁子 时间:2013-05-02 12:32:49
      我当然知道,砒霜不是中药.

      @1984不再天真 时间:2013-08-22 11:19:28
      身高1.80米,是精确到毫米。身高1.8米才是精确到厘米。


      @qq804884587 14934楼 2013-03-05 23:17:02
      楼主,看一看青蒿素吧。其它我不说。
      -------...
      --------------------------
      陈冯富珍在世界传统医学会议上的讲话
      Let me begin with the current reality, which on at least one level, is quite straightforward. Traditional medicine is generally available, affordable, and commonly used in large parts of Africa, Asia, and Latin America.

      让我从当前的现实性说起,它至少在一个水平上,是相当直接的。传统医学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是广泛可利用的、可承受的和被共同使用的。

      For many millions of people, often living in rural areas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herbal medicines, traditional treatments, and traditional practitioners are the main – sometimes the only – source of health care.

      对于数千万人民,通常是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的人民来说,草医,传统疗法和传统行医者是主流的——有时甚至是唯一的——保健资源。

      This is care that is close to homes, accessible, and affordable. In some systems of traditional medicine, such a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the Ayurveda system historically rooted in India, traditional practices are supported by wisdom and experience acquired over centuries.

      这种保健,贴近家庭,容易召唤,并且可以承受。在某些传统医学体系中,比如说中医和根植于印度的吠陀医学体系,传统的实践得到了数百年经验和智慧的支持。

      In these contexts where traditional medicine has strong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roots, practitioners are usually well-known members of the community who command respect and are supported by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ir abilities and remedies.

      在这些环境中,传统医学有着很强的历史和文化根源,行医者通常又是当地著名的人物,他们颇受当地人尊重,并且他们的能力和医术得到了当地公众的信任。

      This is the reality, and this form of care unquestionably soothes, treats many ailments, reduces suffering, and relieves pain. This is the reality, but it is not the ideal.

      这就是现实性,而且,这一保健形式无可置疑地具有抚慰、治疗许多小毛病,减少疾病的磨难和缓解疼痛的作用。这是现实,但是并不理想。

      When we see estimates that around 60% of young children in some African countries suffering from high fever, presumably caused by malaria, are treated at home with herbal remedies, we have a very serious problem. Malaria can kill within 24 hours. Modern drugs can greatly improve the prospects of survival.

      据估计,非洲国家有60%的小孩子遭受高烧,大抵是由疟疾引起的,而他们却在家里接受草药治疗。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很严重的,疟疾可以在24小时内夺走他们的生命,而现代药物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进对生命的拯救。

      

    昵称:恶海捕蟹提交时间:2017-11-22 01:51:31


      12.京且说:

      这世上,同一人,同一事,同一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看法与态度,没个统一的尺度和准绳。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将人类认识过程的一致性与不同历史阶段、不同个体“认知世界”的内容和标准的差异性混为一谈,否认个体的“认知世界”与真实的“客观世界”存在着差距。分不清主观与客观、现象与本质、感性与理性,以及实践观、认识论和逻辑思维之间的关系。等等,充分显现了中医理论在科学世界观与方法论上的缺失。

      有人甚至把中医这门古老的传统医学当作现代科学来读,以为只要用科学实验的方法去学习和研究事物,所学习和研究的事物、对象就是科学。当从中无法获得科学的证据和结论时,其实,已经明示了什么!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人失去良知弄虚作假;有人弃而逃避不敢面对。有人却将自己的“个人感觉”、“自我实践”、“直接经验”等等由于受时间、地点以及各种主、客观条件所制约的所谓个体“认知世界”与真实的“客观世界”等量齐观,混淆了认识论的基础。甚至不惜怀疑科学理性的普世、普适价值,为自己和利益集团而另立“科学范式”,企图建立所谓“上国”的“学术概念与话语体系”。

      中医理论对人体及其疾病的认识只不过是一己之玄想,一种揣测,缺乏逻辑与实证,是“想当然”的主观臆想与发挥,理性不足,感性有余,是从概念到概念脱离实际的陈述,而所有的概念都缺乏准确的定义。概念含混不清,命题模棱两可,推理缺乏逻辑,使人迷茫犹如云山雾罩而终不得其解。不同的人虽事奉同一理论,都稔熟“四大经典”,但其临床结果往往认识不一,说法各异,歧义纷呈,且涉及其最基本的核心理论“四诊八纲”与“辨证论治”,可谓“一人一中医!”没有统一的是非、对错、真假标准,也没有消除分岐、纠正错误、明辨是非及真假的有效制度与机制。反正各说各话、各行其是。犹如“孔子观小儿辩斗”,如盘如盖,如汤如沧,是大是小,是热是凉,是近是远,抑或都是些所谓“不证自明”的诡辩逻辑,两个傻小子在瞎抬杠而已。孔夫子之所以为两小儿所哂笑“孰为汝多知乎!”皆因大家都不懂“逻辑三段论的大前提”必须是“狗都明白的事情”而不是随便的“想象”。“大胆的想象”,还得“小心的求证”!

      据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四诊信息综合研究实验室曾经做过的一项试验显示:让16位资深中医内科专家分别对同一位患者进行四诊,结果舌质判断为淡红9位、红2位、淡白5位;面色判断为红黄隐隐2位、淡白2位、萎黄5位、黄2位、淡黄3位、白1位、青黄1位;脉象方面〔非单选〕脉沉9位、脉结7位、脉弦7位、脉细7位、脉滑2位、脉数1位、脉无力3位。最后的诊断结果有的断为阳虚、有的断为气虚、也有的断为阴阳两虚;有的说虚劳、有的说水肿、有的说癃闭,五花八门。试验结果证明了中医四诊并无准确的客观统一标准。该试验的另一结果还显示,同一位患者病例,同一医生先后两次诊断的结果也存在明显不一。事实上不少疾病患者及中医学子在求医与求学的过程中,都曾自觉或不自觉地尝试过和重复过这种试验。由于对生命活动与疾病本质缺乏全面深入的探究与认识,信息微弱、模糊不清、主观想象多、无量化标准,以至诊断差异,辨证不一,施治失据,四诊八纲辨证论治谈何容易!中医业界及官方管理机构敢不敢在更大的范围再度重复上述试验?接受临床实践的检验?接受老百姓的审视?科学的证伪方式其实很简单,只消拿出个孤例,所有关于“中医理论”伟大的论断的交集,千百万口舌之功,抵不过一只“白乌鸦”!

      又据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一位先生曾在《医学与哲学》杂志上发表的“调查数据”所说,我国中医生的“平均成熟年龄为58岁”。就是说不到这个年龄,中医生就没有被中国公众接受的社会心理优势,所以“静守医业”成为中医成功的不二法门。待到了58岁,可谓阅人无数,冠以“名老”之盛名,连蒙带猜的经验与巧言令色的演技,加上约60~70%的自愈率与缓解率,顺手拈来,谁没炼就了一身炉火纯青“鸡叫”与“天亮”的看家本事,何况人家还有一定的误诊率没有告诉你。所以中国古代能读点书识两个字的人大多都悉医,且以能为人看病治病为荣为务!

      其实,神、圣、工、巧的中医只不过是华夏民族2000多年前的一种古老的民间医术,其所谓“经典理论”的形成并非是这种“民间医术”及“中医实践”的经验总结与升华,乃至科学的验证,而是发端于所谓古圣先贤的先知先觉、内省顿悟、“感觉”加“类比”的“想当然”,而后来却施加给了“中医实践”,成了这种“民间医术”的所谓思想理论支柱,成了中国“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它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医学,与现代科学、现代医学科学有着完全不同的范式。用之得当使之正确,充其量只不过是对病人的一种“人文关怀”。除外科、骨伤科等专科的一些技术层面的特殊治疗外,实际上其本质大多是在催生“人的本能”,唤醒“患者的自愈力”,是对病人的一种“抚摸”,一种“安慰”。却号称能专治一切“奇难杂症”和“不治之症”,其实都是些“不治自愈”及“不能治愈”的病症。那所谓“望闻问切”、“辨证论治”及“处方用药”的过程似乎更像是一种装模作样的行为艺术,与“天师道”的“符箓术”无异,“巫文化”而已, 所能起到的作用充其量只不过是人家所常说的“安慰剂效应”。抓住人们对疾病的焦虑与恐惧,给出一副对未来的肯定与期许的“安慰剂”!

      殊不知“安慰剂”所能改变的并不是疾病的基本生物学功能,而只是病人的感觉和对疾病的反应方式。如果这种“传统医术”使之失当用之不确,贻误了病情,就是庸医杀人草菅人命。2000多年来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美好说辞背后不知隐藏着多少人间的悲剧,夺走了多少人宝贵的生命!

    昵称:QQ1154698072提交时间:2017-11-22 00:13:21


      14.京且说:

      中医现代化,是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四川日报》报道大足县12岁儿童唐雨“耳朵识字”的特异功能发端的,后来逐渐鼓噪成了一场所谓的“医学科学革命”,一时间“荒诞”几乎成了神州大地“科学的春天”里的主旋律。什么“耳朵识字”、“以鼻嗅字”、“腋下识字”、“特异透视”、“思维感传”、“特异辨识”、“特异制动”、“特异穿壁”、“特异书写”、“特异复原”和“聚能现象”、“辟谷修炼”、“气功治病”等等“超自然现象”泛滥。并得到科学界某些权威人士的关注和支持,甚至拿出自己科学家的“党性”来做保证,名之为“人体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有权威人士认为对“人体特异功能、气功和中医理论”的研究所引发的“中医现代化”会产生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体科学”,发生“医学科学革命”,乃至“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还有人将“中医理论”硬性比附等同于现代科学的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和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等等“老三论”、“新三论”的现代科学方法论。还有模糊数学、超弦理论等等什么的。只要现代科学技术有些什么新的理论、新的发明、新的创造,都会有人紧紧地跟进。没啥希奇稀罕的,吾祖古圣先贤早已知之早已明之矣!

      据原卫生部中医司吕炳奎司长所说,当时全国有68所大学、38个研究所的数百名科技人员从事此项研究。国防科委507所的研究更居突出地位,全国半数以上的省份先后成立了“特异功能研究所”。由此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可以想见。可后来还是偃旗息鼓不了了之,不但没能获得科学界同仁们的认可被贬斥为“伪科学”,还遭到了中医业界人士“企图消灭中医”的诟骂,是两面卖乖而不讨好。

      原来科学家“冒叫一声”的谎言,也无法掩盖得了事实。社会实践的历史已经证明,这类欲盖弥彰的奇谈怪论经不起科学实验的检验和审视,但是却给国家科学研究和社会发展进步带来严重的伤害和阻碍。增添了人们思想认识的混乱和迷信观念的滋生,使伪科学现象和反科学思潮在医学科学及其他科学领域日益泛滥,时不时沉渣泛起,掀起阵阵热潮,一直延续至今。

      应当说《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及《伤寒杂病论》等等中医经典理论如今已经失去了对临床医学的指导价值和意义,在人们各种刨根问底的诘难与解读中,早就丧失了其神秘性。然历史的进程,进化复有进化,文明复有文明,故以复有之进化与文明观之,则之前的进化与文明只不过是新的蒙昧与无知。虽然《黄帝内经》构建了2000多年前中国最早的医学理论体系,但今天的所谓中医体系却只是对现代科学与现代医学体系化科学的模仿。其实,现在的所谓中医理论体系,包括最早的老五院中医一版统编教材,实际上就是当年由“西学中班”的同志们所完成的。上世纪1958年“大跃进”那个“敢想敢说敢做”的年代,南京中医学院就曾模仿西医教材编了本《中医学概论》。其中,掺杂了不少现代医学的内容。中医那“神悟”与“算法”神乎神玄乎玄的“认知学”,那“天人合一”、“五运六气”、“国身治同”、“良相良医”大一统的所谓“中医整体观”,早已荡然无存,留下的只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可见,古、今中医早已不是一回事!绝不是喊一句口号“振兴中医”的“中医”就是中医,也不是念道 “中医现代化”的“现代化”就是现代化。

      如果说中医理论在当下还能有些什么现代发展的话,充其量无外乎是把“现代科学技术”和“现代医学科学理论”以时髦华丽的词藻慢慢地参杂到“中医理论体系”之中去,为了攀附“现代”与“科学”,甚至不惜在所有的现代科学学科名称之前添加个“中医”前缀定语,或者干脆画个等号,什么“气”就是“炁”,就是“暗物质”!拾人牙慧人云亦云,不断地玩弄那偷换概念、混淆是非、故弄玄虚的把戏。无论用什么理由去拔髙或者套用现代科学理论去修饰中医理论,都无法改变其为科学前期古代的思想认识,是两千多年前人们对人体及其疾病的蒙昧与无知,是人类早期医学的原始技能之一。别再闹了,童年的衣服穿不上了,那能老披在身上呢!难道中国人永远还处于长不大的幼稚时期?

      时下诸多中医院校所谓“保持和发扬传统特色,走现代化的道路”的办学理念中,很少有人出来谈及“传统特色”与“现代化的道路”二者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只要稍微想一想,就不难发现其中存在着一个很大的悖论。保持和发扬的是什么?所要走的又是什么样的道路?换句话说,后者其实就是对前者的彻底否定,如此而已,岂不是背道而驰的自欺欺人。所谓“化”者“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真的一旦“化”了起来,还有没有传统?有没有特色?还是不是中医?还有没有中医?

      所谓现代化,首先得实现人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关键是人的思想观念的现代化,而人的思想观念的现代化就必须以人为本从尊重生命开始,绝不是所谓稀里糊涂指向不明的什么养生沐足治未病。

      倘使解决不了“古今之爭”和“中西之辩”的问题,走不出“中体西用”与“西学中源”的怪圈,不能从“自然国学”与“中医经典”的“范式”中解脱出来,消除所谓“神灵世界中的自然科学”等等流俗时弊的误区,没有放眼世界从世界看中国的“世界观”,国人就会在现代化道路上裹足不前。那怕是发扬再发扬“愚公精神”,子子孙孙每天挖山不止,也还是永远走不出的“李约瑟难题”!


      文章信息
      作者:

      施正义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3-12-05 07:12:00
      阅读次数:13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