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装部的住房(二)

    作者:作家南鸿 提交日期:2017-12-07 18:06:43

      在武装部的住房(二)

      我们家在武装部搬入的第二处住房稍大了一些:两间成一排,第三间与其中一间相通,算是里间。外面的两间一间住姐姐和妹妹,一间我住。厨房也是在外面搭建的。
      父亲和母亲住的房子“内容”多一些:有一部缝纫机,母亲会在上面做新衣服和缝补衣服,我们有时也会去踩一踩脚踏板,但我没有学会;书桌和衣柜是新做的,书桌的抽屉也是我经常探寻的“世界”;父亲也有了一个小书柜,放在书桌上,只能搁两层书。父亲喜欢照相,有一个玻璃相框,装上他和母亲的一些照片,挂在墙上。我记得有一张是他戴大檐帽的军装照的半身照,很英武的样子。因我看到这张照片时这种军装已经停穿,在生活中已经看不到,所以印象很深刻。
      我在父亲和母亲的房间经常探寻的,一是父亲书架上的书籍,那时他已经开始购书,其中鲁迅的书籍占了很大部分,另外还有马克思、恩格斯等的政治类书籍,不管懂不懂都读。由于爱读书,我甚至把父亲书桌抽屉里的一本《四角号码字典》和《贵州省中草药》也拿来读,后者不仅有文字,还有图画,很吸引我。
      姐姐和妹妹的房间也有不少“内容”:姐姐喜欢音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找了一台电唱机来家里,可以播放唱片。唱片有两种:一种是厚的,一种是薄的,厚的唱片是黑色的,薄的唱片是塑料做的,有红色、黄色、绿色等颜色。她甚至还借了一部手风琴来,我拉过,拉不动。
      那时姐姐房间里的唱片带给我的很多:电影《人证》主题曲、《鸽子》、《深深的海洋》等歌曲和当时一些著名的歌手的名字都是在那时认识的,还有一支外国乐队叫曼托瓦尼乐队也是在那时熟悉的。
      由于我那时已经进入初中,学习任务很重,而于我住这间还要兼做客厅和餐厅,有时显得比较拥挤和嘈杂,并且由于背光和窗户面向厨房,因此光线也不算好。我开始对我的住房不满意,很渴望有一间独立的卧室兼书房。可是这个想法不容易实现。跟父亲反映过。父亲却不知从哪儿看到的:毛泽东年轻时为了锻炼自己抗干扰的能力,专门跑到人多的街头去看书。父亲举这个例子以告诫我不要太挑剔,令我苦笑不得。后来,姐姐见到武装部的陆叔叔,也是我们广西人,他和妻子两地分居,他有时候要去外地探亲,房子空出来,姐姐就找到他商量,让我借用他的住房学习。这样我总算觅得了一处清净之地。
      再后来,姐姐更是把她在她工作的二中附近租借的一间房子让我一个人住,彻底解决了我的学习场所问题。
      住房,是我们生活的重要部分,对我们的成长、心理等都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2016年12月29日

    在武装部的住房(二)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作家南鸿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7-12-07 18:06:43
      阅读次数:18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