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原谅北大林校长

    作者:berr1957 提交日期:2018-05-06 14:57:14

      2018-05-06 ● 谭吉坷德


      一定会有人说我不厚道,没关系,我不厚道是因为我不想让人利用我的厚道。
      我不原谅是因为这是一个连小学校长都不应该犯的错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是中国最古老的励志铭。我儿子上小学之前就可以清晰准确的读出。这不值得骄傲,我相信其他人的儿子和中国一代一代的儿子都会和我儿子一样。林校长“鸿浩”话语未落,惊讶之声四起,可见这个字一点都不生僻。将这个尽人皆知的鸿鹄在一个看起来似乎很隆重的场合大胆的读成“鸿浩”,这需要什么样的智力硬伤和无知的勇气?从这一点上可以判断,林校长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这个字普通人读错了可以原谅,但是北大校长不能被原谅。这和一个婴儿尿床可以被原谅,而他爹尿床不能被原谅一样。有人用“理科生”为林校长辩解,我想知道的是严谨难道也分学科?
      我不能原谅是因为林校长对教师二字的辜负。就在林校长“鸿浩”的头两天,在北大师生座谈会上对北大教师提出的要求之一就是:老师是“吐词为经、举足为法”,一言一行都给学生以极大影响。两天后林校长的“鸿浩”将这一希望变成了担忧。幸亏大家知道“鸿浩”的来历和读音,否则一起仿效,一片“鸿浩”之声的北大,将会让中国教育情何以堪,将会给酷爱中文的特朗普的孙女带来多大的困惑。
      我不能原谅的是北大精神在林校长“鸿浩”声中的轰然坍塌。林校长用他的“鸿浩”将北大这一中国文化圣殿砍出了一个缺口。从这缺口向里面望去,人们看到百余年来“独立、自由、批判、创造”的北大精神和价值追求已经所剩无几。北大的筋骨、北大的风范荡然无存。这里每一寸空间中都笼罩着政治和资本的逻辑。在这里寻找有精神追求,向往精神自由和独立的年轻人已经和试图未名湖畔的树丛中寻找到野生大熊猫一样毫无可能。林校长的“鸿浩”在精神堕落的北大校徽上面又重重的写上了四个大字“文化堕落”。
      我不能原谅林校长是因为他在道歉信中将责任甩给了40年前的那段时间。我相信他在被提拔为北大校长的时候一定没有这方面的反思。林校长作为那段时间普惠教育的最大受益者,这一辩护词让人感到不厚道,感到林校长除了学问之外,人品上也有很大的问题。40年前要反思,改革开放也要反思。北大由精神殿堂沦落为商人和政客的乐园更应该反思。北大作为改革开放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冲突的焦点,这里的反思会更有意义。大学的精神和使命是什么?北大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教育更加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我不能原谅林校长是因为我知道除了林校长之外还有其它大量的校长也是这副德行。这些校长和那些老百姓并不认识的“代表”一样来源十分可疑。在教育市场化的今天,这些校长看起来更像是官吏、像是商人,就是不像学者。当然这些人当中很多人就是官吏、就是商人。官员商人热衷于当校长,校长热衷于当官员商人是一个时代的潮流和印记。资本和利益驱动的媚俗教育并没有离我们远去。这样的现状不解决,中国的精神崛起和文化的现代化就是一句笑话。原谅了林校长就是对中国教育缺陷和中国文化沦丧的麻木不仁和不负责任。面对林校长的道歉信,我想起了98年前北大鲁老师的那句名言,“一个都不宽恕”。
      可以想象林校长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他会提出辞职,他的上级也会让他辞职。不过不会马上,会采取一个不引人注意因而不会将这个裂口撕的更大的方式。这样的事情北大不是没有先例。
      不误人子弟是教师最起码的良知和伦理。这一中国农本时代坚守了2000多年的价值体系在与西方自由思想冲突融合后诞生了19世纪初期的中华文化和北大精神。“精神自由、兼容并包”这一北大生命线的底线被突破的轨迹非常清晰。北大精神中注重自身解放与发展演化成今日政治与资本奴隶的痕迹也十分鲜明。当然这不仅仅是北大的问题,这是中国教育的问题,这是中国发展道路的问题。
      北大应该是思想家的摇篮,应该是中国文化的“绿色蔬菜基地”。2016年的数据显示,北大毕业生选择当公务员和去事业单位的占比达21%,其余的大多选择了出国。这里的价值判断是一个宏观社会系统中很难简单回答的问题。今日的北大已经成为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摇篮。“爱国、进步、民主、科学”和“团结起来、振兴中华”都早已经弃北大而去。面对这样的现状,人们不仅要提出一个问题:这样的北大,要来做什么?
      我会不会原谅林校长,对他显然不是一个问题。但是人们在心理上对北大和北大精神的失望和远离,对今日的中国却笃定是一个大问题。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成功,中国知识界却进入了一个顾影自怜的悲歌时代。没有独立人格就没有文化的创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中国文明正在复兴?今日中国能够给世界提供的文化价值是什么?中国内部的文化创造力在哪里?中国靠什么实现文化崛起?这都是今日中国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思想市场本身就是要素市场。“中国梦”和“新时代” 急需思想解放下的创新。和新自由主义鼓吹的思想市场不同的是,这种思想解放应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而不是以资本为中心的政治立场,应该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内核的理论自觉和文化提升。这和此前并不能为老百姓所理解的精英意识形态完全不同。这一重担林校长承担不了,北大也承担不了。这是全中国人民的事情,必须要全中国人民的参与才能得到解决。
    热门评论:

    昵称:85653185提交时间:2018-05-26 18:09:25

      校长道歉还在打官腔啊

    昵称:偷驢提交时间:2018-05-26 16:43:48

      云南省长阮成发(满城挖)把云南简称’滇’读成镇,不也很搞笑嘛
      指不定,现在林校长在给女生辅导功课呢

    昵称:提交时间:2018-05-26 16:14:49

      林校长用他的“鸿浩”将北大这一中国文化圣殿砍出了一个缺口。从这缺口向里面望去,人们看到百余年来“独立、自由、批判、创造”的北大精神和价值追求已经所剩无几。北大的筋骨、北大的风范荡然无存。这里每一寸空间中都笼罩着政治和资本的逻辑。在这里寻找有精神追求,向往精神自由和独立的年轻人已经和试图未名湖畔的树丛中寻找到野生大熊猫一样毫无可能。
      -------------------------------
      @ZSGX20120501 2018-05-10 08:51:42
      -----------------------------
      这个字是我漏掉的,也有的说网络过滤掉的,天涯也不容易。

    昵称:long_003提交时间:2018-05-26 15:55:44

      @雨润田丰 2018-05-12 09:16:17
      那个图书管理员是不会生气的,因为他不屑于生气!他用他的学识和革命实践证明,他早已把这个滥竽充数的校长抛弃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真正会生气的,恐怕是那些个曾在校长这个位置上坐过的人,如蔡元培、蒋梦麟、傅斯年、胡适之等人。他们在那边听到有人称他们为校长都会脸红的。
      -----------------------------
      是的,所有和北大沾边的都会没面子。何况他们老几位。

    我不会原谅北大林校长

      文章信息
      作者:

      berr1957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5-06 14:57:14
      阅读次数:69
      回复次数:6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