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为百姓说说话。整治村霸什么时候开始

    作者:laneknight 提交日期:2018-06-13 22:29:46

      沐浴党的十九大的春风,百姓无比憧憬着新时代新生活。但是所有的美好目标都应该在现实基础上一步步实现,缺乏基层党组织的认真工作,没有基层政府的依法执政,何谈百姓的幸福生活。以下事实将展示恒山区红旗乡胜利村村长和书记在十几年的基层工作中,如何失信于百姓的详细情况。

      一,无视法度,恣意伤民
      村主任杨德进在2006-2015年间,曾经殴打村民4人。(分别是四组村民张健,商立挺,二组牟守宝,五组孙长顺。
      牟守宝和张健有被打的自述。商立挺和张健是同一天被打的。事后商立挺让村主任和乡领导做工作让商立挺签字说只是发生口角,孙长顺被打后到市医院住院得到2.8万元医药费,这俩个人一问就说没有打他们
      )
      每个村民被打不是在自家遭到横祸,就是被叫到村委会办公室被拳脚相加,在众人围观之下,村长不知羞愧。嚣张气焰已激起民愤,村主任从未对自己的违法违纪行为表示过歉意和悔过,而是每次动手打人都扬言就打你,爱哪告哪告!令人膛目。如此违逆时代主潮的言论,竟出自一个村干部之口。试问,谁来惩治这个无视纲纪之徒。
      二,视政策如儿戏,玩弄于股掌之间

      党和政府不断加大农村发展和建设的投入,到达胜利村时,政策內容执行早已面目全非。
      2017年虚报农户耕地补贴,巧设渠道将所涉钱款一万多元分别转至二组村民张承福,杨士刚,许福德的耕地补贴折上。
      办低保公然索要好处费,为二组村民牟守坤家办理低保手续,索要500元,为五组村民崔风林家办理低保索要500元。五百一千虽看起来不多,但将一个帮扶困难村民的政策变成了谋私卡要的捷径,妄称人民公仆。
      三,随意变卖村上财物,贪婪成性
      2006-2014年间,村主任策划实施将胜利村集体所有林和三处房产变卖。合并上级政策拔款计三百多万元,用于建设休闲广场和豪华办公室。其本人参与所有工程建设环节,用材料以次充好,虚报成本,填写空白票据的方式中饱私囊。
      四,2008-2010年,村主任杨德进为拉拢治保主任高长春,就利用职务之便以高长春妻子王艳春的名义骗得农村泥草房改造补贴款5000元,其实高长春家根本就没l有盖房,他是买本村冯志山家的砖瓦房。
      2015年,村主任杨德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其弟在胜利村二组花生地上游私建猪舍十余间,并将二组村民姚殿华家耕地私用他途。在建杨德进自家住房时占用村民耕地,哪个村民也不敢不让其占用。
      2006年与书记王世群合谋,为其弟杨德玉办理入党积极分子手续,而此时杨德玉乃是一名因经济犯罪而被判缓刑三年的村民,此事令全体村民哭笑不得。
      五,暴徙行径,流氓作风,坐拥房车,一方豪强
      村长杨德进在其任期间扩建房屋两座。一座在两个自然组路段中间建一处住房,是以大哥杨德义之名,是属于非法乱建。另一处在原毛家一组王忠加房后四间。
      村民说杨德进家院子好比废旧汽车厂,可想象其壮观。
      村民们说杨德进打人时总说:谁不服就打。己成全村的噩梦。
      村民们说不敢想象2018年若杨德进再任村长,大家的好日子怎么来!
      2018年胜利村的村委会选举工作己拉开帷幕,杨德进的亲戚接二连三杀猪宰羊宴请村民并送猪肉,己轰轰烈烈地上演,而打电话恐吓竞选对手,大放厥词说:在鸡西谁也告不倒我,堪称闹剧。就在这种气焰下,2018年2月25曰正式选举时,选举委员会主任听取村主任的命令,不履行选举程序,在违反选举法的情况下,杨德进又被当选,还狂称得了700多票,真是不知脸。又当选新一任村主任时比上一任时更变本加利欺压村民。在2018年4月12日进行村集体土地发包时,把地包给自己侄孑不包给村民,在承包会场与村民张淑云发生口角,其后举起手要打张淑云被围观村民拉开,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2018年5月10曰,村民张德臣是残疾人,妻子智残,生活困难,儿子上小学,学校看他家生活困难受给其儿子办理贫困补助,需爱村里给开介绍信可村长难为此村民,就是没给开,这是村长该干的事吗?
      在村集体联营地合同没有到期的情况下,村主任没有在没有红头文件的情况下,自作主张提高联营地的承包价格,还扬言说不交承包费就把地收回或提交法院。
      所有事实经区公安局查了4个月后,在事情属实的情况下,公安局把村长杨德进叫到公安局一天后,被公安局长一句话说放就放了,没有给村民一个交代,放出后村长说,他去范庆久家借了3万元给的公安局平的,还扬言说谁告的要弄死谁。村民真的没有活路吗?公安局及局长真成了一方村霸的保护伞吗?这样的人还让他逍遥法外,并且还当村长吗?真的没有人敢管吗?
      求惩治红旗乡纪检工作人员的舞弊欺骗行为
      2018年1月28日本人举报鸡西市红旗乡胜利村参选此届村主任选举候选人原本就是个“村霸”的事实。政府部门工作效率极高,2018年1月30日红旗乡派人组成检查组进驻胜利村,展开对举报内容的调查取证。然而乡纪检工作人员的调查方式和工作间不当言词,与村民史四举报那次表现出的弄虚作假,蒙混过关,违反纪律的情况,如出一辙。
      根据《信访条例》的相关规定,乡纪检工作人员分别违反了条例中的第一条、第三条、第五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四十四条等规定。现将详细过程阐述如下。
      一、乡纪检工作人员提前向被举报人通风报信,言语失当,并泄露举报人信息。
      据村民牟守宝称,2018年1月29日晚,被举报人杨德进(即胜利村现任村长)带领社保主任来到牟守宝家中,意图使牟守宝在纪检工作人员来访时,否认杨德进曾殴打牟守宝的事实,被牟守宝当场拒绝。其间,二人对话问及此事怎么又被重提,杨德进称,当日他本人及举报材料中所设人员一干人等被乡政府叫至政府办公室,令其全文阅读了举报内容,并被告知举报人姓名。乡政府干部直言“你自己回去平事儿吧,能平到啥程度算啥程度,与我们无关。”在此授意之下,才有了当晚在乡纪检工作人员未展开工作前,被举报人便展开活动的丑剧上演。
      在对牟守宝的威逼利诱未果的情况下,举报信涉事人员王世群给材料提供者村民史四连续打了10个电话,史四未接。随后杨德进又命人给另一个被打村民张建打电话,告诉张建待会儿村治保主任要到张建家中谈事,很快,高长春偕同另一村委会成员来到张建家中试图令张建在纪检工作人员面前否认自己被打事实,并在高长春带来的一纸上签字作为保证,也遭到张建拒绝。
      注:至今牟守宝和张建未得到乡纪检工作人员的询问。并且他们二人于2018年2月1日晚19时左右,在多人面前陈述被打事情经过,本人有整个过程的录像。
      二、工作方式放纵没原则
      2018年1月29日,乡纪检工作人员来到胜利村部,部分在举报信中涉及的村民,纪检工作人员都令杨德进将其带至村委会办公室。并在杨德进在场时使当事人否认杨德进违法违纪的事实。在利诱和威吓之下村民崔凤林等三人以做出与村民们掌握的情况不符的证词。据村民描述,在村委会纪检工作人员询问有关村民时,杨德进在一旁双手掐腰质问该村民“我抱你家孩子跳井啦,你跟我有这么大愁!”
      三、乡纪检工作人员屡次不作为,已令村民申诉无路
      乡政府受理村民举报村长杨德进违法违纪事实已不是第一次,在2018年之前,村民史四和颜丙海分别就杨德进违章获取泥草房改造补贴款和为村民办理低保索要好处费等情况向乡政府举报。当时乡长居然如此回复“杨二犯法了你就把他送公安局去,我管不了。”最终在恒山区纪检部门介入调查后,只给予杨德进一次记大过处分。
      而颜丙海打电话给乡政府咨询2018年村委会选举工作进程时,却被回复说“你又不参加竞选,你管那么多干啥?”
      面对村民不间断的上访,乡政府工作人员最后说“你们告不倒杨二。”
      2018年2月1日村民到乡政府询问关于举报内容调查一事,红旗乡乡长和书记都说已收到到村办公人员汇报,结论是“并无举报信上所说事情。”
      然而村民张建和牟守宝至此仍为见过乡里派来调查事情的工作人员。
      申诉之路漫长,今年的村委会选举还有7日便正式进行投票,若杨德进再次当选,那真将出现村民牟守宝说的“大伙现在不仅不相信村政府了,将会对啥都不信了。”
      所有公民都相信,每一级政府工作人员的工作都的在执行法律赋予他们的公权力,而他们正在树立的人民公仆的公信力。
      举报人:史文广 电话:13528548182
    谁能为百姓说说话。整治村霸什么时候开始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laneknight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6-13 22:29:46
      阅读次数:38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