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枪口抬高一厘米,正中你家的“药神”

    作者:八十万近军教头 提交日期:2018-07-12 00:12:27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药贩子程勇因走私罪、贩卖假药罪获刑五年,看起来有点可悲,实际上法官已经充分考虑到其行为中合情的一面,也就是说法治的枪口在这里抬高了一厘米,而作为执法者曹警官更是直接把举起的枪放下,假药贩子张院士既没有供出程勇而争取立功,也没有泄露程提供出逃资金涉嫌包庇的漏罪,更不用说黄毛等同属命运共同体中成员的情义行为了。除了把药企脸谱化妖魔化了,庭审时法官将被告人称为被告等瑕疵,该片在提高了原型艺术性的同时并未失真实可能反而更丰富的揭露了社会问题,经典二字当之无愧。
      不由想起另一个经典的法律故事,“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原型:1989年2月5日晚,东德卫兵英格亨里奇开枪射杀了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往西德的年轻人克利斯格弗罗伊。1992年1月20日柏林法院以杀人罪判处亨里奇三年半有期徒刑。1994年3月14日德国联邦法院撤销了这个判决,改判2年,理由是柏林法院未能充分认识到士兵不应作为此事件责任对象。其中最为让国人振奋的,是庭审法官在接受媒体时说的一句话:作为警察,不施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然而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这是你应自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很感人有木有?很让人敬佩有木有?但遗憾的是,其一,最后审判定罪的不是因为这个理由;其二,“恶法非法”在资本主义法律体系中也只是其中一种观点,而且不应将判定法律是否“恶”的责任推到最基层的执法者身上;其三,能够打准而不打准,对得起职业道德么,是不是涉嫌玩忽职守?但足够了,它的更重大意义在于把资本主义法治体系撬开了一个小缝,让我们看到了它们不希望我们看到甚至他们自己也故意视而不见的东西:
      其一,资本主义法治体系的根本问题不是不完善,而是其中存在的悖论——越是完善,越是有更大的漏洞。
      其二,将法治神圣到教条僵化的程度,实际上在培养一种新的迷信,是资本主义精神失去活力的必然结果与表现。
      有点抽象是吗?不妨再看一(两)个经典案例,美国的辛普森案与最近的周某波案,为什么大家明明都知道此二人均不是无辜的,可是却都被无罪释放。是彰显了法治精神,还是暴露了法律的无力;是揭露了警察无能,抑或是律师的能干呢;是维护法治整体所做出的局部个体方面必要牺牲,还是能请得起好律师的有钱人在法律面前拥有比普通人更多的正义?都是,但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其实质是揭露了该法律体系的自我修补纠错能力的丧失,整个司法系统对法律由信仰偏执成迷信,意味着美国精神的彻底沦落,最终牺牲的是公平正义与法治本身。
      更难的是把枪口放低一厘米,不是么?那得需要多大的担当与责任,多少的个人牺牲与法治自信!而在这枪口的移动中,根据弹道可以准确的反向推出其背后的法律体系,那个冠脉已经开始硬化的目前世界上最完善法律体系。任何一个体系,都不应该由信仰变成迷信,在宏观上面,法治之外应该有一个顶层设计,它应该与法治紧密结合又提供修补与制衡;在微观上面,每个司法者、执法者都有必要的担当与责任感,不必因害怕甚至对法治本身的敬畏而不敢承担维护法治的责任,当然法治之下,由此带来的个人牺牲后果是应该承担的,但这一个个的牺牲无疑给真正的法治加了一道道安全阀,让法治有了不僵硬腐化的活力。回过来看,我们的以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就是一种有益且有效的尝试。目前看来,虽然我们的法治建设离完善还有较大差距,还需要向西方发达国家不断学习,但在顶层设计与国家治理上面,无疑,我们有着先天的战略优势与更好的前景。
      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吧,按照弹道学原理,那反而恰恰会瞄准靶心。但不论抬高还是放低,最后中枪的必定是那些僵化失去活力的庞然大物,你以为吃了所谓西式普世价值就能包治百病的“药神”。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八十万近军教头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07-12 00:12:27
      阅读次数:65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