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江江湖往事 十一

    作者:沱江市井小民 提交日期:2018-10-11 22:43:56

      看军哥一颗烟即将抽完,我赶紧又递上一颗,趁他点烟的当,我仔细瞅了瞅他。
      那张脸跟以前一样的瘦削,依然刀雕斧琢一般的精致。身板儿还是精瘦精瘦的,岁月的杀猪刀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只不过,他两个耳朵边上开始染上白霜。
      谁会相信这么英俊帅气的人曾经是沱江县城的一个冷血老大,曾经叱咤风云的二流子头目呢?现在却待在这个人口稀疏的老林子里看塘,真是不可思议啊。风云变幻,岁月无情!
      我跟他不一样,是后脑勺上白头发多,唉,生活不易,一天到晚操不完的劳什子心。能不老得快么?
      我给谢尔曼坦克再递上一颗烟,他默默的帮我把鱼竿拾掇好,穿上蛐蟮,丢进水里。又撒上一大把酒米。
      我不敢问谢尔曼坦克叫啥名儿。但我清楚的记得,当年他也参与了毒打我。各行有各行的规矩,有些东西,不告诉你,其实是在保护你。这是我三爹告诉我的。他在集贸市场跟人干仗,捅了别人一刀,没有跑脱,被判了六年,在五三农场混到了研究生毕业。出来后,他直奔广东,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开了一家高科技公司,生意做得很红火。
      打个比方说:就算这个人是一个要犯,你跟他在一起再久再久,不晓得他名字,犯了啥事儿,没得关系,算不上犯法。但如果晓得了,这个人后来被抓住了,那这种行为就是包庇,起码也是一个知情不报,同样有罪。所以,连我大哥都不晓得我的外号,秧鸡儿。
      他以为,我们就是同校不同界的一帮校友,玩得来而已。有些情况,他也没时间告诉我。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沱江市井小民

      文章来源: 天涯杂谈
      时间:2018-10-11 22:43:56
      阅读次数:27
      回复次数:5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