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写写反刍集(陆续添加)

    作者:贵州老高 提交日期:2011-10-27 05:28:00


      读读写写反刍集(陆续添加)
      开篇絮语
      高致贤
       从在父亲的烟灯盘子前读《千字文》开始,迄今已有70于载;从十三四岁代人写家书和诉状发端,至今也60余个春秋。这六七十年来,虽然我只当过私塾、公校7年多的在校生,但我的读写生活从来没有间断过,哪怕在某种最困难的环境里,我也契而不舍。
       六七十年的读写匆匆过去了,而今回过头来“细反慢刍”,个中酸甜苦辣各有滋味,但我我恍然感到:在读书与写作这两个项目上,只有胜利而无失败!
       这不是我骄傲,而是事实使然。读书是收获,收获只有多少之分,而无胜败之别;写作就是劳动生产,没有谁给我下达生产指标和规定验收标准。有感而发我自主,投稿被不被采用是编辑部的权利,我不为他们操心,也不按发表不发表论成败。你爱发就发,不发拉倒,我泰然处之,处之泰然,反正我写啦。何来成功与失败?
       诚然,有些东西也有着其行业标准,必须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能获得。如作家、记者之类的头衔或职称。我工作之后,很羡慕作家和记者,也有当作家和记者的追求。可那个年代,省级也没有作家协会,地、县就别说啦!要当作家或记者,首先得有作品公开发表,接受公众检验。作为行业标准来说呢,起码要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某省分会才可称为作家。任记者得由省技术职称评定委员会评定。而因文化大革命把知识分子打成“臭老九”的恶劣影响,作协、职评等组织机构拖延了十多二十年才恢复发展会员和评晋职称工作。在那漫漫一二十年的间段里,我有追求而不苛求自己,书照样读,文章照样写,顺其自然,相信功到自然成!
       那时省里尚无作家协会,我不知中国作协贵州分会何时发展会员。县里修《文化志》,编委让我提供我在地市级以上报刊发表文艺作品的篇目,我抄送一份给中国作协贵州分会,附信咨询入会条件,数月没有回音。半年之后,我突然接到中国作协贵州分会已接收我为正式会员的通知书。我便成了文革结束后,作协恢复发展的首批作协会员之一。而记者职称呢?文革结束首次恢复技术职称评定时,我只有两年多的专职新闻龄,县里尚无资格分到记者职称指标。我十分冒昧地报评记者,附上我已发表于省和国家级媒体的新闻理论和重要新闻作品篇目,结果获省新闻职称评委评为破格晋升,使我成为了一名正式记者。这作家头衔和记者职称的取得,看似十分容易,似乎很幸运。其实呢,正如古人所言:成如容易却艰辛!
       通过这六七十年持续不断的阅读和写作,迄今也有几百万字的作品在国内外各种媒体刊播出版,读写中之酸甜苦辣,我已零零星星写发了一些经验教训、心得体会及过程记录,容我将它们陆陆续续地编发于本专题系列集中,以供读友批评指正,敬希不吝赐教!
       2011年10月27日于深圳
    热门评论: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04 06:26:00

      我的五张学习成绩单
      
       我发蒙后读两三学私塾,没有什么成绩单。1956年考取毕师后才开始领成绩单。且一生只领过8张学校成绩单。即是读初师两年,每年发一张,计2张;进修中师3年,每学期一张,计6张;共计8张,迄今我还保存着。各科成绩还看得清清楚楚,可有一学期的评语稍微有些模糊,但还较真实。如初师一上的评语中“有时口出流言”之句,正反映出我从农民转为学生的真实。故将其记录于后,以便向后人有个交待:(现在我将中师每学年的2张合为1张,共计5张)
       毕节师范学校初师一年级(1956一1957学年)成绩单
      成绩 项目
      科目 第一学期 第二学期 学年成绩 操行评语
       评定 补考 评定 补考 评定 补考 第一学期评语:
      学习认真,遵守生活纪律,对人老实,对同学态度好,对班工作关心,爱活动,有时口出流言。
      文学 5 4 4
      代数 4 4 4
      物理 3 4 4
      动物 4 5 5
      卫生 3 5 4
      自然地理 4 4 4
      世界地理 4 5 5 第二学期评语
      学习努力,遵守学习和生活纪律,比上学期有进步,如大胆的谈话,对同学和好。今后应继续发扬优点,争取进步,努力锻炼,帮助同学进步。
      中国历史 4 5 5
      体育 4 5 5
      音乐 4 3 3
      图画 4 4 4
      
      不及格科目 0 0 0
      校长:罗安谦;班主任:卫家猷 第一学期操行评定:5分
      校长:程郅平;班主任:卫家猷 第二学期操行评定:5分
      
      
       毕节师范学校初师二年级(1957-1958学年度)成绩单
      
      项目 成绩
      科目 第一学期 第二学期 学年成绩 班主任意见
       第一学期评语:
      学习努力,爱劳动,积极参加班上所组织的活动,尤其表现在象征跑时积极。今后注意流话的改正,与大家同学团结一起。
       评定 补考 评定 补考 评定 补考
      汉语 5 5 5
      文学 4 4 4
      代数 4 4 4
      几何 5 5 第二学期评语:
      学习努力,工作积极,热情劳动,积极参加体育锻炼,作风吃苦,坚持锻炼,肯反映问题,对不良行为敢于批评。
      操行评定:上下学期各5分
      物理 4 4 4
      政治 4 3 3
      教育 4 5 5
      中外地理 4 4 4
      世中历史 4 5 5
      体育 5 5 5 学年校长:罗安谦
      音乐 5 5 5 第一学期班主任:卫家猷
      图画 4 4 4 第二学期班主任是谁?没有一点印象,且成绩单上的私章是篆字也认不得。
      教实 5 5
      植物 4 4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04 04:43:01

      我的写作生涯2
      
       陷入公文套子中
      
       贯彻中央(1969)71号文件,贵州各级革委补台之后,我又正式安排在县革委宣传组工作。这时各级新闻单位的工作也不正常了,但县里却会议成灾,会议中又是材料挂帅。县里一年要开几次大会,每次大会都有个公式:开始大会报告,会期中滥发简报,会议结束总结报告,还有个倡议书。
       每次大会都有资料组、宣传组、后勤组。我常被指定为资料组的负责人之一。表彰大会年年开;各种代表会上也要表彰先进人物,凡被表彰的先进人物都要写先进材料,这些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典型材料,开会前我们就要到各区、社去采写。会议上被选送出席上级会议的代表,还须按上级会议要求重新写稿向上级报送。
       每次大会的报告和总结的写作任务,基本上由我和陈洪坤(他原是工业局长,后进县委常委和常务副县长退休,是个很有才学又廉洁的人,他当常务副县长时的讲话从不让秘书代劳)包了,我写报告他就写总结,他写报告我就写总结,还要对其他材料修改审定。资料组几乎成了常年性的临时组织。上报省和地区的材料,多安排给我写,我随时被抽调到毕节地区去写材料。
       这种材料多是用上级文件来统率下面的事实,或用下面的事实去说明上面的文件,形成了一些套路,政治术语、大话、空话、原则话多,一个单位或一种工作评为先进了,他们的事迹就可以被强扭角度去应付各种各样的表彰会议。这些枯燥无味的应景文章,大会的报告、总结必须面面俱到,把自己的手笔都习坏了。致使我写新闻,套话一堆,搞文学创作,语言枯燥,味同嚼蜡。当时的领导人,文化水平都比较低,稍微带点行书他们就认不得,我的字写得比较潦草,还常配给我一个抄录人员。
       诚然,经常写官样文章并非尽是坏事,也可以为我积累素材,下笔不生疏,有时我也写点新闻和文学作品在省里的报刊发表。这让比我年长的“老秀才”老秘书 陈洪坤深有感触地说:我很羡慕写新闻的,抓住一点就可写成稿件;搞文学的思想活跃,语言生动!当秘书写公文,只能当领导人的应声虫,一辈子写些面面俱到的官腔。并因之万分感慨道:“养儿莫要提笔杆(当秘书),腰弯背驼近视眼!”
       因为我写的东西(姑且称之为东西吧)比较适合领导的口吻,正式安排给我写的报告、讲话责无旁贷;还有一些领导的讲话没有安排给我写,他们也以私人感情来请我写,我又不便推辞,只好夜里加班。还有的领导的讲话稿已由组织安排人写好了,他觉得不满意,临时要我写。他们的信任,常常弄得我不能休息。
       1975年全县召开万人学大寨大会,主会场设在电影院,13个区每区一个分会场。我起草的2万多字的总结报告,上午11点才由县委县革委的领导班子讨论完,下午两点半就要开总结大会,还得由我把“两委”领导讨论的意见加进去,再送到县委书记李巨连的手中。这就只好让老工人陈文芳送碗面条到办室给我充饥,到开会时只修改了三分之二送到会场上,其余部分我边修改陈文芳边送去,改好两三页他送一次,一直送到修改结束,会议也快结束了!中间一点喘息的余地都没有。写公文得了一种职业病:写文学作品的语言被政治语言淹没了,小说的人物形象立不起来,常写成先进人物材料。唉——!
       当“写匠”影响我文学创作和搞新闻的,还不仅仅是写作手法上,它还直接影响到我喜欢的新闻事业。贵州日报来人商调我,县委书记李巨连一句:“他们想得好!”就搁浅,来人让我给他们推荐人选,我推荐农业局的蒋黎明,蒋就被调到贵州日报当记者了。贵州省广播厅来调人,也先要我,李巨连书记不放口,我们推荐了我从乡下选调来的潘太全和赵春福,他们分别被调到电台和电视台当记者。小赵的妻子小刘在县农机厂工作,因海外关系复杂,来人不想要。我说你们这次不以工作需要调走,以后作为照顾夫妻关系调进省城就困难了。结果小刘也一起调走了。
       如果我当年不那样认真卖力地在党政机关当“写匠”的话,我可能早就进入记者、作家的行列了!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04 02:43:21

      第六章 我的写作生涯3
      
       杂文小品强于散文随笔
      
       如果说我的散文随笔小有成绩的话,杂文小品的成绩就优于散文随笔。何也?因为我读书少,出山晚,在党政机关工作多年,写的文章,情少于理,理胜于情,原则占上风,加之文革中我读毛泽东和鲁迅的著作认真,自然而然形成一种杂论风格。
       1978年底我写了一篇农村路线教育工作总结似的千字文《刻板式的工作方法》投出去,1979年2月17日便在《光明日报》的《东风》副刊上发表了,题目被改为《这种领导方法应当抛弃》,后来又被选入1985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文艺大系.杂文卷》中,题目又改为《农村致穷道路纪略》。初学写作便有作品进入中国文学史料,乃我始料不及。我在全国首届杂文研讨会上与光明日报社的《东风》编辑盛祖宏言及此事,他十分谅讶地说:他写了几十年的杂文才入选两篇,我才学写就有一篇入选,真想不到!其实,投稿时我并不知它就叫做杂文,只是如实写将出去。
       因为在县首脑机关工作,了解的社会弊端较多,写的言论针对性较强,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我到一些贫困乡村调查,发现不少乡村领导者用“想大的、干大的”等大话空话来应付上级,欺骗群众,实际并未脚踏实地的去解决问题,成了大事干不成,“小事”又不愿干的吹牛干部。对此,我写了一篇《从少许做起》的杂谈发表在《贵州日报》上,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老百姓说揭得好,有的干部说我是在抹黑。
       当时的报纸都喜欢搞点花边专栏来发表社会杂谈,我的作品很适合这些栏目的胃口,故他们时常发表我的作品,有时一个专栏里同时发表两篇。这就大大激发起我写杂谈的热情,更加努力写杂文了!
       1984年,全国第一张,也是独一无二的一张公开发行的《杂文报》在河北石家庄创刊,我看到消息便向该报投稿,该报第4期就发表了我的形象杂文《伯乐的烦恼》,第一次在我的署名前冠以“贵州”。此文被贵州老作家、老干部徐剑平改编为同名黔剧发表和上演。主持《杂文报》工作的副主编储瑞耕给我写信,并聘我为该报特约记者。1985年8月由杂文报社组织在北戴河召开了全国杂文研讨会,有鄢烈山、赵超构、刘甲、严秀、张雨生等众多杂文名家出席。会议以长江为界,全国分为南、北两个大组讨论,我被指定为北方讨论组的召集人,有更多的机会的名家们学习。
       回到贵州,我便向贵州日报等单位的有关人员写信,建议成立贵州省杂文学会,受到贵州日报社总编刘学洙等领导的重视,贵州省杂文学会在贵阳成立,省纪委副书记李钟伟当选为会长,刘学洙等当选为副会长,刘孑雄任秘书长,我被选为理事之一。
       后来,江南又创办了一份《杂文》刊物,编辑把我当成重点作者,赠我一份刊物。后来又改名《语丝》到停刊。该刊寿命不长,曾发表了我的《赵祯与包拯》、《给委员以议政权利》等几篇较有份量的杂文。
       2000年12月2日,我到厦门大学参观鲁迅纪念馆的时候,管理员知道我是贵州省杂文学会理事,且爱写杂文,便特邀我题词留念!我即兴题书了:“鲁迅先生活得很艰辛,也活得挺幸福!我能参观鲁迅故居,亦深感幸福!我是一个杂文爱好者,愿以毕生精力效法先生!”
       我发表的杂文小品有五六百篇,题材来自现实生活,针对性较强,对号入座者多,有些杂谈对事不对人,读者也会自己对号入座,抑或将某些人对号入座。有些写不成读者来信或揭露性的社会新闻的素材,我就写成杂文。对此,有的读者对我说:虽然不能直接揭露,但读了你的杂文,为自己出了一口闷气心里也要舒服些!我有几十篇杂文先后被选入百花文艺出版社1991年出版发行的《枫叶集》、《潮头集》;还有些被选入《贵州集文集》和《为某君肖像添点黑》、《不成名卉也芬芳》等一些合集。县委书记杨兴举(现任贵州省精神文明办公室主任)等同志,曾不只一次在不同的场合称我是“大方的鲁迅”。这虽有些过誉,但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我的杂文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不低!
      

    读读写写反刍集(陆续添加)

    昵称:提交时间:2018-04-04 02:07:16

      报告文学和特写较为顺手
      
       与其说是我写报告文学和人物特写顺手,不如说我碰上了改革开放后先进人物如雨后春笋的好时期,将我之前多年练笔写模范人物、先进集体和新闻报道的真实,加上文学表现的各种手法,一齐派上了用场。
       我“不惑”之年正遇上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好时光,人们被压抑多年的生产积极性得到大解放,个体的主观能动作用突然迸发出来,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如雨后春笋,报告文学的题材很多,可以任意挑选。
       默默无闻、枵腹棕衣植树20年的胡索文,被贵州日报记者刘邦举采写报道后,我经过十余次身入深山与之一起吃喝、劳动,多方采访,写成《挥舞银锄绘彩图》的报告文学,获贵州、广东、广西等南方九省区“绿色文学”征文奖,被收入《贵州林业志》,大方县林业局长谢伯荣羡慕地对我说:“贵州林业志上还有你的名字哩!”
       兽医刘娜娜兴办大方民办养猪场,一下在国内外打响,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媒体纷纷报道,可是就没有人写报告文学。我多次陪同国内外的参观人员参观,陪外来记者采访,单独找她交谈,写成《牧草青青》的报告文学,被《高原》在头条发表,被地委组织部、宣传部等单位收入内部资料。
       大方漆器,从50年代开始,就先后在前苏联、波兰、捷克、瑞士、比利时、芬兰等国际博览会上获得很高声誉,之前就获得过巴拿马博览会的银质奖章,被誉为“东方民族艺术之花”,畅销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但一直沿袭手工制作,发展十分缓慢。
       80年代引入先进的丝网印刷技术后,借鉴贵州各民族中的蜡染、刺绣等诸多优秀图案,开拓几十个漆画品种,使这一古老的传统髹漆工艺绽放出青春的光芒。于是,我跳出以往干巴巴地介绍漆器的刻板文章,采写了当时的厂长杨少先,抓住他改革髹漆工艺这一线索,以写人物为中心的报告文学《漆艺之花》被《高原》发在头条,《山花》也在纪实文学专栏发表。
       1987年7月6日,《贵州经济报》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我写谢珣昌的报告文学《乡曲》。谢珣昌发明“火管平走式烤房”的节煤技术,他主动向我介绍情况,我又多次深入其家现场采访,从写他的一条简讯开始,到写他的人物消息、人物通讯、人物特写和报告文学,一连报道二十余次。这已成了当时我追踪报道重点新闻人物的一种方式。我曾用此方式连续报道过刘娜娜、杨少先等新闻人物。很多通讯员、甚至不少记者写不成人物特写,尤其是写不成报告文学,我有写报告文学之长,故在报道重点人物方面,我发表的作品比一般记者发表的多得多!
       我写了一篇冯安鑫创办安化林药场的人物特写,1987年10月26日发表于《贵州经济报》上,题目取为《山里人》。这篇作品收入毕节地委宣传部后来创办的一个内刊的创刊号上,不知是英雄所见略同,还是受到我的篇名启迪,他们的刊名就叫《今日山里人》。到90年代,我写报告文学已能一次成稿了,由 题词, 写序,中共中央编译局编辑、红旗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共产党人》大型文学通讯丛书,连续几期发表了我写的作品,并聘我为特约编委和编委,我写郑显才的《路正长》一文获一等奖。
       报告文学被我写活之后,特写不过是报告文学中的一个细节,可却难得抓住,一旦抓准了,很受编辑青睐。1987年8月,县长武孟伟请一位研究生向县机关领导干部作经济工作报告,好几个记者、通讯员竞相采写这条新闻,我只抓住县长亲自为报告者掺开水的这个细节,写成一篇《台下全是“长字号”县长亲自给倒茶——“今天作报告的是哪级领导?”》几百字的新闻特写,省去那些报告的重大意义及经济数据等繁琐内容,很快被《贵州日报》刊登在头版显著位置。我常在多人竞争采访中,以己之长胜人之短,扬长避短获得较多的发表园地。我以此写了一篇《不断加深对新闻典型的认识》的体会文章,便被《贵州日报通讯》以《多角度选取新闻价值》为题在1985年第1期上发表,江苏的《传媒观察》也发表于1985年第6期上。此文后来被贵州大学的刘智祥教授收入他的“快速写作法”一书中作为大学写作教材。
       到1987年初,我发表的诗歌、散文、杂文、小说、特写、报告文学之类的文学作品已达200多篇(首),县文化局为写《文化志》搜集资料时,让我抄一份我发表文学作品的目录给他们,我就复写一份寄到省作协,附信问他们要什么条件才能加入省作协?怎么履行申请手续?当时没有收到复信,我以为无戏了,就不再过问,仍潜心写作。谁料1988年3月下旬收到作协的复信,说我已于1988年3月16日由中国作家协会贵州分会理事会批准入会了。随信寄来入会申请表,要我补填上报,并要求同时报送我的作品抄件或复印件以及办会员证照片。来个先斩后奏,迄今我还不知道我的入会介绍人是谁。这样,我就成了文化大革命之后第一批加入中国作协贵州分会的会员。


      文章信息
      作者:

      贵州老高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1-10-27 05:28:00
      阅读次数:54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