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我在恩施法院那个腐烂到灿烂的逆淘汰系统里采到一株DNA样本

    作者:lilacterililivl 提交日期:2015-03-10 21:04:00

      
      最高法院,我在恩施法院那个逆淘汰系统里采到一株DNA样本


      我在街上好几次截住王卫光质问:“你怎么这么写判决书?”那东西立刻暴跳如雷:“你去问肖院长,肖廷杰”。一次是在舞阳水文站前,一次是在清江桥下约五十米的二街出口处。这东西两次回答竟然一字不差,连接话的时间缝隙都没有:“你去问肖院长,肖廷杰”。

      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这是你授意写的是吗?请你带回去,让你妈拥有一个国家的限制流通物!放你妈的屁:“我们注意到,农资公司转让房屋将买受人限定为“内部职工”,但这种限定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因为,本案争议的标的物--房屋不是限制流通物。”
      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说来我听听,世上有哪个杂种的劳动产品或民营企业的产品全都是限制流通物?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你敢肯定农资公司的产品是用限制流通物种植农产品?你敢肯定用军火、毒品、武器能原材料和珍稀文物动植物能种出大豆玉米和水稻?

      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唱唱红歌跳跳舞喝喝红酒操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愚人节的游戏,如果过了2002年4月1日中午12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沦为白痴国,后果将会很严重。

      我,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白痴判决书中突然有这么多废话?我跟恶人街上的一堆市井下三烂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屁话?
      企业改制安置职工的法律事实有政府《公告》。安置特定的行政对象的行政合同并非是在签订合同时才发生法律效力。当“面向内部职工”的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同时已排除一切人的权利。我取得的特定物已经确权,不需要民事法庭确什么权,我的物权另有承担法律责任的主体。拍卖成交确认书上有格式条款标定提醒恩施法院的法官:“因拍卖标的物如发生经济及产权纠纷,由农资公司改制领导小组负责处理解决。”我需要把你在之后授意屁话当作我当时说的屁话吗?你可能跑到改制时去说:“我们注意到,农资公司转让房屋将买受人限定为“内部职工”,但这种限定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因为,本案争议的标的物--房屋不是限制流通物。”你无法穿越,因为时间不可倒流。而且在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不可能存在的各种“说”时,其实是付泽润在授意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在说在授意王卫光按“领导的意思”去照抄照办。法律人付泽润诈骗钱财所利用的这些人竟然能巧合听到又能巧合成了证人?每个证人法官背后都倭奴般伫立着一个江湖骗子付泽润,每个文字都显示着江湖骗子之江湖。我犯得着去当着这些所谓的证人去泄漏我的置业机密吗?跟这些被洗脑的人我有什么可讲?有谁会把自己发展的方向当着陌生人说?我跟这些劣等民族的恶人街上的混混有什么话可讲?

      请说来我听听,谁会把自己的商业机密或者购置房产的秘密当着这么多人讲?

      2001年2月,法律人付泽润,一个劳教犯,早就偷住在我的房子里,早就在等或者“已知”这个杂种法官将把白痴判决书送上门,买了一大堆伪证,然后,买了一堆白痴判决书。
      在这个白痴判决书反面的每一句屁话背后,爬虫般肃立着一个劳教犯、一个江湖骗子、一堆法律人。伪证、程序违法、权力寻租。江湖骗子付泽润在玩时间倒流在玩各种穿越。用一根冥钞捻的绳子吊着这些原告人、证人、法官搞钱搞房子搞女人,给翟齐芳找来许多“大人物”,其中就有这么一个玩艺儿,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恩施法院法官院长好有品味,一齐跑到大街上“看”作伪证者在“看”人数钱,给翟齐芳“老鼠嫁女”拿我的房子送礼后还礼设继承权。劳教犯搞钱搞房子搞女人,有恩施法院院长拿我房子送礼。这难道不正是折射出了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的爹的爹的曾曾曾祖父(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的人类进化史四万代)就是这样一副市井猪狗生态?

      世上有哪个杂种拿女子的房产设继承权?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把翟齐芳弄到法院去下跪乞求白痴判决书,你是古代穿越而来的皇帝吗?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披的不是法袍,而是宦官从古墓里爬出来把法袍当皇袍穿要建造宦官的宫殿?恩施法院已烂得连闻到了国家行为下的发生的债权性质的赠与的钱味儿都能权力的公章直捣?不然怎么解释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管理的民事法庭就象原始部落已消逝的宗教法庭道德法庭和理性法庭?这是两千年以前的封建社会的皇帝见了冥钞在复活。我家房产案怎么就象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手中的皇权所延伸的后宫?

      说说2004年检察院抗诉。再审。

      2004年检察院抗诉。恩施法院兵分三路:一路是王卫光装模作样在法庭上迈迈方步作作装逼的啸堂吼;一路是张谊出现在胜利街五号及王锋吃掉了我的代理人;一路是法律人给是年七十五岁的翟齐芳过八十岁生日收取礼金。这就是我用逻辑学归纳出来的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唱唱红歌跳跳舞喝喝红酒操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难道权力是春药?一卖冥钞的都能诱发绿茶婊恩施法院法官陈雪松门集体臆病大爆发欲赴海天盛筵连一分钱都不放过去操B的性幻想。只要能诱发恩施法院的法官产生性幻想,白痴国就横空横亘截断劳动者的各种权利的路。其中,还有每年每月每天《常回家看看》的路,被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把我在国际劳动节回家的路,折向了由它自己作案自己裁判自己监督自己的申诉之路。对吗?
      还有第四路,由恩施法院的公知们一齐联动,早已在2002年就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去把千万种道德当道德,在白痴判决书中,不乏有这样三种道德:a.公民有私有财产就是有罪的土匪的道德;b.公民有妈就是有罪把原罪当罪的道德;c.公民劳动向国家纳税取得物权不能算数,要由白痴国的民事法庭根据向法官缴纳贡品的多少再根据出钱的多少再确认一下物权,因为这是白痴国在收税。然后,自欺欺人地当作我的道德的控制媒体舆论《七十老母诉儿上公堂》。公知,显得多么清纯,显得多么地绿茶婊。见2002年5月前后的《人民法院报》和《恩施晚报》。
      (舆论,或称民意(英文:Public opinion)。舆论的定义,指的在一定社会范围内,消除个人意见差异,反映社会知觉和集合意识的、多数人的共同意见。在舆论的定义中,最关键要讨论的是,舆论的本体是“意见”还是“态度”)。
      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如果有人搞钱搞房子搞女人能通过控制社会舆论来实现搞钱搞房子搞女人。那么,伪民主就是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光着屁股腚贱卖法律的权利的外衣。搞钱才是实质。江湖骗子与法院院长,“陈雪松门”诈骗钱财去操它老婆直到操出能痴能吃还会操的玩艺儿来。生生世世的智障痴呆如此轮回。
      这是我在恩施法院那个腐烂到灿烂的逆淘汰系统里采集到的一株DNA样本。

      那么,我的问题又来了:是谁才能同时指挥这四路人马?

      翟齐芳可以在大街上“数”的资格是一个什么样的资格?有谁看到过有人在大街上数钱?我在胜利街二十年了怎么没有看到过有人在大街上数钱?翟齐芳的“资格”可以在大街上一张一张地数,可以让很多人“看”到了数钱就能把钱压缩成一堆权力,看的人越多翟齐芳就越有“资格”。恩施一卖冥钞的在街头每数一张钞票,每数一张翟齐芳就有了一百元进法院买白痴判决书的“资格”,一秒钟数一张就有了一秒或一张资格。数完翟齐芳就有了360张进恩施法院买白痴判决书的“资格”。这个权力寻租的“托儿”,走过十米之后应该是背对着翟齐芳还在“看”人数钱,有人看这个在“看”人数钱的人连脑袋都被拧断了还在“看”人数钱。这个人,就是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
      这是在数钱时在冥钞背后给恩施法院数另一种权力寻租所对应的黑钱?我在白痴判决书背后老是听到恩施法院的白痴判决书中冥钞哗响。在恩施法院的法官陈雪松门在数钱的白痴判决书的声音背后,是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在数钱?什么人连冥钞都不放过?是皇帝和宦官。难道是制作宦官的净身房的每一刀都是在割掉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的脑袋?不然怎么解释恩施法院卖白痴判决书这个逆淘汰系统。这个逆淘汰系统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搞钱搞房子搞女人。对吗?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为何不管陈雪松门权力泛滥成灾?答案是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是精于此道。一个恶人先告状,强盗座大堂的玩艺儿。

      劳教犯付泽润不是恩施法院院长们的大红人座上宾吗?这个大红人搞钱搞房子搞女人,恩施法院的陈雪松门就仿佛它爹来了,人人趋之若鹜感觉香艳无比,在三个等待法庭宣判的45天里,带着从一霍冥钞中提炼出来的纯金去教恩施法院法官胡诌白痴判决书,最后变成了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的“领导的意思”去授意王卫光卖白痴判决书。这个法律人权力寻租的过程,所折射所诠释的难道不就正是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手中真实的权力的本质?恩施法院的X档案里究竟有封存着多少白痴判决书?惊艳无比的恩施法院的固定格式:“我们注意到,农资公司转让房屋将买受人限定为‘内部职工’,但这种限定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因为,本案争议的标的物--房屋不是限制流通物”权力寻租的专用格式究竟重复过多少次?劳教犯是“已知”这个格式存在于恩施法院,也就是恩施法院既遂过千百万次权力寻租,才炼出了白痴判决书这个专用格式,才敢自己捏造伪证去授意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去授意手下的狱卒法官去控制整个审委会以便形成“少数服从多数”,因为这是“民主”对吗?

      法律人、江湖骗子、劳教犯“大律师”付泽润教唆诈骗钱财没资格怎么办?那就在街上表演数钱吧。短短十多米能数完31000元?一步(大约一秒)能数到30张(点钞机也办不到,我实地测量过。要是哪位有兴趣,请到胜利街五号,去以一秒一步数到20秒拍摄一段视频传上来。)走过十来米“看”人数钱的胜利街五号(现159号)的阶檐?这是在数给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看”?其实,法律人付泽润是在暗示冥钞中有纯金?
      你、你,还是你,什么时候看见过有人在大街上数钱?一个在大街上看人数钱的人是什么人?那么,这个在判决书里“看”见有人“看着有人在大街上数钱”的法官,以及在白痴判决书的反面“看”手下的狱卒数钱的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是谁给了它这么大的权力?
      一个违反日常生活经验法则的江湖骗术为何骗翻了一座人民法院?

      难道肖大法盲肖廷杰院长如宦官在建造它地下皇宫在透支权力的金钱存量?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lilacterililivl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5-03-10 21:04:00
      阅读次数:89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