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鄂州市黑恶势力团伙冲击派出所辱骂殴打警察及家属,谁给他们的胆?

    作者:薛膏祥 提交日期:2018-07-07 22:49:01

      鄂州市公安局在薛四清市长带领下向各类黑恶犯罪势力发起攻势,经市公安局捣毁多个黑恶团伙,对各类黑恶犯罪势力极大的震撼,在百姓心目之中赢得了很高的评价;但黑老大杜金华自以为自己背景深厚,黑老大杜金华为了证实自己背景深厚公开挑衅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薛四清开展的“霹雳”行动严打雇凶杀人,黑老大杜金华所到开发的地方都是犯案累累,多次指使组织成员大肆实施故意伤害都无人敢管,派出所就是不管,有很多案件发生时间长达一年以上,派出所都没有正式向报警人和受害人回告,使百姓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辱骂挨打的村民有泪只能往肚里咽。

      黑老大杜金华及黑恶团伙规模大、社会背景复杂,形成了等级分明、成员固定、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黑老大杜金为达到非法敛财以商养黑,并指使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成员大肆实施故意伤害打死人,造成多人重伤、轻伤。为达到在市飞鹅新天地小区控制、聚敛钱财的目的,(网上有)从2012年至今组织领导黑社会人员手提砍刀、洋镐柄等凶器追逐、拦截、砍杀老百姓,辱骂、威胁、恐吓、殴打几岁小孩至70多岁老人等;黑老大杜金华还指使老表刘佣军,外号黄毛共五名黑恶势力人员驾驶白色小车冲击派出所,连警察(网上有)都遭到辱骂殴打,更何况老百姓?有很多村民都被打伤住院(网上有)。

      在2014年12日8日傍晚黑老大杜金华指使老表刘佣军,外号黄毛共五名黑恶势力成员驾车来到鄂州市鄂城区官柳派出所内,指名道姓辱骂当值班民警何春发(市庙鹅岭村8组77号村民);官柳派出所教导员汪自友证实,何春发晚上值班时,确有5名混混来到派出所门口高声辱骂何春发,言语十分不堪。何春发不想和这些人起冲突,就到二楼办公室回避。汪自友说,这伙人叫骂了几十分钟后竟然冲进派出所。由于大厅通往二楼上有门禁系统,这伙人才没能到二楼,“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冲击派出所、辱骂民警意味着什么。”由于事态进一步扩大,加上派出所加司机只有4个值班人员,汪自友当即打电话给分局领导汇报。随后鄂州市巡特警支队前来增援,将5名青年控制。当晚10点左右,民警何春发家里便遭到黑势力成员暴力打砸,钥匙孔被人堵塞无法开门。

      鄂州市巡特警支队三大队民警叶警官也证实了当晚到何姓民警所在派出所处警、控制5名青年的情况。汪自友说,事发后湖北吉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小平到派出所将5名青年领走。那5名青年达到了拘留条件,当时没有对其采取措施,主要是考虑不想激化矛盾。公开信息显示,张小平是湖北吉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市庙鹅岭村的出名,近年来网上不断曝光的暴力逼拆“出了些力”,多次黑老大杜金指使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成员大肆实施故意打砸伤害民警何春发及家属,已不止一次遭黑恶势力成员围攻民警何春发及家属;2015年1月19日傍晚,市官柳派出所民警何春发在家门口竟被几名黑恶势力人员拦住,找借口打了一顿,而不敢还手,造成民警何春发和家属受伤,家人无奈选择报警。连警察都打,老百姓还有什么安全感?这些黑恶势力成员敢动手打警察,谁给他们的胆?

      民警在家门口被黑恶势力人员殴打已属让人愤慨之事,没想到,这些黑恶势力人员曾变本加厉到民警所在派出所指名道姓辱骂正在岗位上工作的民警,乃至冲击派出所正常办公秩序。到底是谁这么无所畏惧,将法律置于不顾而利用这些有黑社会性质色彩的人员逼迫拆迁?这些人又收了多少好处,不惜以坐牢为代价逼迫被拆迁户就范?开发商为何又要替这些人求情并到派出所“领人”,两者之间到底有何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名民警如果连自身及家人的人身财产安全都无法保障,还如何谈保护他人及社会公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在当今依法治国下,如此恶劣的黑老大杜金华,至今无人敢管,无人敢抓,公安局充当黑恶保护伞,这些都是值得鄂州市委、市政府及市公安有关领导深思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湖北省鄂州市黑恶势力团伙冲击派出所辱骂殴打警察及家属,谁给他们的胆?

    热门评论:

      文章信息
      作者:

      薛膏祥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8-07-07 22:49:01
      阅读次数:24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